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桃糖/盾铁】A MAN , A CAT.

注:盾铁猫咪化

――――――――――

一眨眼就到了春天了,初春虽然还颇冷,但总归不是冬天那般凛冽的风了,这个季节的纽约,路边总有大片大片的绿化上开着各色娇小却鲜艳的迎春的花,透出沁人心脾的香味来。

Tony是一只曲尾公猫,今年已经七岁了,当初因为心脏有问题,总是不能根治,因此被原来的主人抛弃在路边,成日靠着与别的公猫打架抢夺食物才不至于饿死,而在那段可以说的上是奇遇的、会被别的猫当成求之不得的经历中,它也收获了一段宝贵的友谊――Tony遇到了一只焦茶虎皮白猫Steve Rogers(据说是随了它的主人家的姓)。

这猫身上的皮毛既不多么光鲜亮丽,也不多么惨淡灰败,只是它的精气神总是很足,因此反而显出一种天生的威严感,好似本来就应该成为一只领头猫似的。

Steve作为一只(曾经是)家养的白猫,本应在主人那里好好的生活做个主子,可它偏偏不想安逸,而是独自出走,从主人家里消失了五十多天。而再次有猫看见它时,它已和Tony在一起结伴过日子了。

据猫间传说,Steve原来是一只十分好斗的猫,身上的皮毛和肌肉总是紧绷着――Tony承认这一点就在它们第一次见面时,老实说它还从未见过有哪一只猫身上的皮能绷的那么紧仿佛随时准备去战斗,而且Steve的确战无不胜(无论在猫群中还是在老鼠群中)。在它们结伴而行的日子里,曾经有过一只独眼猫来和Tony抢食物,Steve只喊叫着扑上去,一爪子就把它给拍走了,这种珍贵的友谊实在不能不叫Tony感动和珍惜。

但是后来,Tony遇到了一位好心的宠物店店主,对方偶然之间在花坛里看到了它,把它捡回去后就一直养在店里,说不上什么卖品或是非卖品,只是从来也没人要过它。虽然很可惜的是店主在捡到Tony时Steve并不在,因此它们失去联系了。不过店主对动物的喜爱实在是真情实意――她还特地给Tony做了个小巧的反应堆,很浅一层的镶在了Tony外部的皮毛处,夜晚总是闪着淡蓝色的幽光,像满天繁星一般很是漂亮。

而幸运如Tony,也会在出去散步的时候,遇到不知情的母猫,对它胸前这个东西敲敲点点的大为好奇,它们并不知道那是Tony维持生命的东西――还只当这只猫有什么不得了的本事,会自己造出来这么个好看的小玩意儿呢!

只是Tony一向都瞧不上――瞧不上它们,尽管是这一片儿最辣的领头母猫Natasha为了一些事情向它示好,它都只会绅士的帮忙,而其余的什么心思都不动。

这样一来,靠着这种不受诱惑的态度和本事,Tony反而成了这一代最优雅的猫,于是成日除了找Steve以外,就呆在店里吃喝玩乐,不消一个月,小肚子就已经圆鼓鼓的了。而宠物店的店主也乐意养着它,反正店里的猫又不是都卖的出去,每天花费的钱也很多,实在不差Tony那一点,多个吃白食的又能有什么。

不过,其实店主也不是没动过送走Tony的那种心思,只是每当她精心整理好仪容,头发梳成高高的马尾,去接待那些考虑要不要买下Tony的客人时,对方的态度都会惹得她生一肚子气,而且维持一整天。

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月前,店里来了一对夫妻,妻子刚进店就看上了胸前的反应堆正在闪闪发光的Tony,为此店主还很热情的特地走上前去给对方介绍那玩意儿的作用。

“这猫,不错,它多大?”那女人伸出指甲上掉色掉的半截拉块的手去抚摸Tomy,还不顾它的挣扎,硬是把它抱在了怀里。

“它有七岁了。”

“唔,年龄倒不要紧的……”那女人皱着眉头看了丈夫一眼,又伸出手来戳Tony胸前的反应堆,“这是什么呀?”

Tony被她戳的疼了,身子扭来扭去的便想挣脱开,奈何那女人力气倒大的很,任凭它怎么也挣不开来。

“那是……它心脏有些问题,这是我为它做的维生装置。”

“啊呀――”然而店主的话不过刚落下尾音,那女人就一下子把Tony扔在了柜台上(或者说用“摔”更合适),好似碰了什么脏东西一样,挪着步子往自己丈夫身边靠,“我真上当!”

于是,就这一句话彻彻底底的打破了店主的希望,从此她也就对这种客人绝了望,并不指望他们能多么好的对待动物,并且甚至不敢将猫过多的卖出去了。

而这段小插曲对当事猫来说似乎没什么,Tony仍旧无所谓的成日呆在宠物店里,于它而言,当务之急是找到Steve,至于其他的事,它是不在意的。

它已七岁了,早过了不懂道理的年纪,又有过那么段流浪的经历,因此早就知道了,像人这种东西,不过是地球上一个没有多重价值只有数量优势的群体罢了,一切只为自己,且对任何不同于他们的生灵永远都采取那种高高在上的蔑视态度,即使表现出喜爱,也未必有多么真心实意。

当然了,人都各自都有自己的聪明和骄傲,这是奈何不得的,人类驯养或是赞美除自己本身以外的任何事物,都存在他们的目的,而这些目的,实在没有多少是纯良的。

嘛,不过美妙的喵生的意义就在于不断探索,勇往直前嘛~世界上总还是有好人的。
       

        而且――今天虽然不是国际爱猫日,却似乎是Tony的幸运日。

四月三日的晚些时候,天色已差不多沉了下来,天边余晖早已散尽,无论羽毛颜色多么靓丽的鸟儿也都停下对自己的欣赏,放弃自己占据了一天的自认为最高最美的那棵树枝,声声呢喃着纷纷归去巢穴了。而今天店主似乎有什么要紧事,要赶在八点以前关门,差点就要一把捞上Tony装在包里就飞了。

然而临关门前,却来了一位意料之外的客人。

店主人愣愣的看着那个男人小跑着跑进店内,她是如此震惊以至于都忘了要打烊,那男人似乎很急,深呼吸时吐出的气息吹动脸边所留的一圈的浓密的胡子,一双蓝色的眼睛不停的眨来眨去,他身穿一身休闲装,体型健壮又丰满,而Tony也因此直起身来正视着他――通常男人留这样的胡子再配这样的打扮,如果不用心修饰,就会给人以一种很邋遢的感觉,然而眼前这人却很干净、很清爽。

“抱歉……”那人犹豫着开口。

不过店主人已经先他一步尖叫了起来。

“哦――Chris!老天,看看,真是他……!”

好吧,虽然那尖叫已经可以算得上严重扰民的程度了,但我们仍旧不能怪她――毕竟见到自己的偶像太激动也正常嘛。

Tony听到这个名字先是觉得十分耳熟,然后它想起来,店主每天看的电视或是上网浏览的视频中基本都有这个男人和他的爱人。

Chris Evans,一个被舆论包裹的巨星。

而Tony之所以记住他,并不是因为他多么有名或是店主每日多么花痴他,却是由于他的眼睛。

头一次见到真人,Tony才能好好观察。

那是多么纯粹的蓝――清澈干净,仿佛将大海星辰都包含进去一般,又像溪水一样莹莹流动,似乎一眼就能让人看出他的真诚。那是更加深邃的成熟稳重,严肃起来能让世间一切黑暗都无处躲藏,狡黠起来却又像让人琢磨不透的水晶棋子。

最重要的是,那总是让Tony想起Steve。

Steve的眼睛也是蓝色的,但比Chris的颜色要更沉,每当它竖起身上的毛,眼珠滴溜溜的转动,严峻的观察着周围的形势时,那双眼睛总会更加迷人,像深蓝色的玻璃珠子一般,也总是引起周围的猫的惊叹――而每到这时Tony也总是高高的昂起头来十分骄傲,因为这么好、这么完美的一只猫,是属于它的!

Tony趴在柜台上想着Steve,转瞬想起自己现在还没找到他,于是耷拉着耳朵沉思,全然没注意到身边的两个人已经谈论到自己了。

九点整。

Chris看了眼手表,很是抱歉的一笑:“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来打扰,但是明天我爱人过生日,我想买只猫送给他。”

店主则激动的摇头表示无妨,“是的,这是应当的――先生,你就挑吧!Downey也是我的偶像,你能买我的猫送给他,我也很高兴!”

然而Chris却突然拘谨了起来,似乎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他于是在店里逛了一会儿,装作认真挑选的样子,心里在思考怎么开口。

其实Chris进店的第一眼就看到了Tony,这只曲尾小猫迅速的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只是因为好奇它胸前的那个东西,更因为它的眼睛――和Downey的焦糖色眼眸简直一模一样!

只是他之前看见店主下班时似乎要带着那猫一起走,因此担心那是不是对方家养的猫而不卖的,若真如此的话,事情就比较尴尬麻烦了。

但是看过Tony之后,这店里的猫的确就没一个能更入他的眼了,他不会看猫龄,不过Tony的皮毛和肌肉无不显示出这小家伙正值壮年,又活泼好动。因此Chris犹豫了一阵子,还是决定提出这个难为情的请求。

“小姐,”他指着柜台上的Tony,颇为尴尬的开了口,“不知道,那只猫卖不卖呢?”

店主似乎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即她定了定,略有些不敢置信的问,“你、你要它?”

Chris一见对方这反应,心说糟了,那果然是人家家养的吧,但是既然话已出口,也不好再收回,因此他只能硬着头皮继续说下去。

“是――我很钟意它……”

然而他话没说完就被店主打断了,对方颇有些不客气的说到,“Tony的确漂亮,但是它心脏有问题,你瞧见它胸前的反应堆了吗?那就是我给它做的维生装置。”

Chris偏着头,认为店主是不想卖,但是他仍旧显出一股疑惑来。

“你的手艺真不错,小姐――不过,即使它心脏有问题,那有什么关系?”

“难道我会因此而抛弃它么?”

及此,Tony也抬起头支棱着耳朵看着Chris了,因为是头一次见到有人类不在意自己的心脏病还想收养自己的,所以它是如此震惊以至于忍不住的瞪大了眼睛――那让Chris忍不住的想要笑,因为Tony那古灵精怪的模样实在像极了家里那一位赌气的样子,着实可爱,不过他还是忍住了。

而此时店主也考虑好了。

“我想,”她还是有些不舍的,毕竟Tony陪伴了她这么久,但是能有个好人收养它自然也很好,“实话同你说罢,Tony是我捡来的猫――许是你同它有缘,先生。你想要的话就领走它吧,我不收钱。不过,你得看看它是不是乐意才行。”

Chris倒是没想到事情原是这样,因此十分高兴的对店主表示了感谢,才向柜台上的Tony走去。

他很是小心的走到Tony跟前,顺着猫伸手抚摸它,眼神温柔似水的询问Tony。

        “你叫Tony是吗,”Chris嘴角挑起一个带着暖意的弧度,“那么,Tony,你愿意跟我走吗?”

说着Chris就伸出手来等待回答,而Tony给出的反应是――接着柜台的力轻轻一跳,就跳进了Chris怀里。

Chris于是笑了,腾出手来摸它,店主在一旁看的眼睛发直。

“啊呀,既然如此,”店主便无奈的摇了摇头,“那么就这样吧,我把Tony送给你了,可要好好对待它呀。”

Chris想要给店主些钱,却被坚决的拒绝了,以“当我们两个人送给Downey的礼物”和“Tony是我的朋友而不是我的宠物”这种理由给硬推下了,并且在对方临走之前还千叮咛万嘱咐有关Tony每个月去医院的护养问题,甚至贴心到Tony爱吃什么食物和爱喝的牛奶牌子都写成了一张清单,轰轰烈烈的倒像嫁女儿一样。

因为没给钱所以Chris蛮不好意思的,但是出了门一看表时间已不早了,还有大把事要干,所以匆匆道了谢就急忙走了。

Tony被Chris搂在怀里,舔着爪子去顺自己身上的毛,Chris开着车,它就在副驾驶上趴着,随自己被载到哪个地方去。

Chris先去了趟花店,取他三周前就订好的蓝色妖姬,由于已十点半了,因此花店只留下一个小营业员看门,顺便等待这位迟来已久的客人。Chris为自己麻烦了对方而感到十分愧疚,尽管对方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还很惊喜的找他要签名――奥,Chris当然给了,再加上几次连续的道歉,小店员都快无福消受了。

其实想Chris去年送给Downey的花,是大把撒着金粉的白玫瑰里夹杂着偶尔一两朵虽小巧不值钱却又清新可爱的桔梗花(这当然是他自己做的,虽然包装是外买的),而那实际上是个暗示――因桔梗花的花语是“真诚且永远不变的爱”,而白玫瑰的花语则是“我足以与你相配”。只是Downey似乎没能察觉出来,Chris只是希望他能安心,希望他能知道自己同他实际处于精神上的平等地位并是与他最相配的人。

不过今年他要办一件大事,自然自己那赶不上花店的手艺就只能被放弃了。Chris取完花进车,连Tony都看得出来他的喜气洋洋。

蓝色妖姬代表命中注定的相遇和相守,这不仅是一种缘分,一种宿命,更是一种难能可贵的承诺。浪漫的的情怀本源于心灵的交汇,而终于遇到最深的那段爱恋之时,才能晓得人是多么希望大脑能开发出无尽的记忆空间来铭记那所有的点点滴滴。

要知道,当你真正与属于自己的敦厚而又清纯善良的伴侣相遇时,才仿佛完成了自己的使命――而无论之后你们是否会继续在一起。

实际上大家都乐意来一段成熟浪漫的爱情,但只有极少数人才会选择不依不饶的走出一个结果来,那是下下策。

蓝色妖姬并不算是人们杂交品种中多么稀奇珍贵的一类,但是大把撒着香粉、还带着清新的水珠的微卷的花瓣着实让人眼前一亮,连心情也顺带着好了起来。

然而Tony注意到,娇艳的蓝色花朵在华美的包装里被围成一圈一圈的散布开来,层层叠叠的由内而外环进去。只是在最中间留出了一小块地方,铺着淡蓝色的花边,周边有一圈格外娇小的红玫瑰,不晓得是要留出来做什么。

不过马上Tony就不再想什么了,汽车颠簸着很快就载着它回了新家,一路晃的它只想睡觉。

等汽车驶进车库,Chris便温柔的抱起Tony,一手拿着花,一手摁开家门的密码。Tony趴在他肩上,看到深夜花园里暖色的明明昧昧的光影,开始幻想自己以后在这里的快乐日子。

一进家门,Tony就敏捷轻巧的跳到了沙发上,开始打量这个精心设计的小屋子。

三室两厅的结构不大也不小,算不上什么豪宅,但是由于屋主人的精心设计,整个客厅都被淡淡的明黄色的灯光所环绕,使得深棕色的沙发也显出那么点暧昧的模样来。茶几上摆着一个刚买不久的蛋糕,上面是店家特地设计的奶油紫罗兰,意为爱的羁绊与信任,底下还用蜂蜜浇了一行杜鹃花模样的字,大致意思是――“爱的快乐”。

总而言之,由于主人的精心设计,整个房间都显得平实而精致,又带着一种轻松与休闲,以及那种最纯朴的自然,绝对能以其清新可爱的特殊魅力让人眼前一亮。

Chris放下花,还没换下衣服,给Tony准备好满满一大盘猫粮之后就去洗脸打扮了。

过会儿他从洗手间出来,抱起吃的正欢的Tony举到自己面前,轻轻的问道:“Tony,你愿意帮我个忙吗?”

Tony舔着自己的爪子“喵”了一声,吃的过饱导致它现在懒洋洋的,也乐意去做一些事情来消化食物。

Chris于是笑了,他将Tony抱到了花束中间所留出的那小块空上,撒出的过多的花粉弄得Tony鼻子痒痒的,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好吧,现在它总算知道那是干什么用的了。

放好Tony后,Chris满意的将花束正正当当的摆在茶几中央的蛋糕旁边,然后看了眼表。

        十一点整。

于是他拿出手机,开始思酌着发短信。然而憋了好半天,也只不过发出一句问询。

-“你几点回来?”

短信才发出去没多久,就收到了对方的回信,快的不可思议,就好像对方一直把手机守在眼前一样。

-“别担心宝贝,我刚下飞机,大约半个小时就能到家了,xxxxx~”

Tony支棱着耳朵,趴在一堆花中间,百无聊赖的摇着尾巴,又想到了Steve。

唉――不知道那个笨蛋现在在哪,会不会锇到啊……真让猫操心。

同一间屋子里的Chris则正在紧张的等待爱人回家,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却折磨的自己几近疯狂。

        十一点三十三。

当Tony差点忧郁的快睡着时,屋里终于传来了解密码锁的开门声音。

Chris一下子抬起头来。

只见门外走进来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即使穿着修身的西装,化着精神的妆,也仍旧遮掩不住他奔波一天的劳累,然而他那大的过分的焦糖色眼眸仍旧像小孩子一样任性的眨巴着,又带着那种君子天生的优雅与温和。

Downey半夜赶回家,差点累死在路上,可他没忘――自和Chris在一起后他就答应过对方,自己每年的生日都要和对方一起过。

然而今年是头一次因为工作原因拖到这么晚,不过还好,总算赶到了。

Downey站在门口,长长的吁出一口气,
由于疲倦到了极点,他于是就靠着门框喘气,连进屋的劲都没了。

然后倚着门看着起身朝自己走来的Chris,就嘟起嘴垂下眼睛的道歉,活泼破的像个撒娇的小孩子。
然而一句“对不起”还没出口,他就被对方抱了个满怀。

        “Welcome home, Downey.”

一句话差点让Downey眼泪都要掉下来。

于是他也回抱住Chris,一边亲吻对方的脸颊,一边打量着被精心收拾过的屋子。

他很满足,真的。

Downey其实从来不在乎车房这种东西,偶尔买些名牌只是为了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或者在出席各种场合的时候显摆一下罢了。

因为幸福其实如此容易又简单,当你爱着的时候,就没有什么牺牲是难以忍受的,哪怕只住在一个狭小黑暗的仓库里,清晨起来时,斜射进来的阳光和弥漫在屋子里鲜花的香味也会使你快活的不能自己,何况你还有爱人之间的情话絮语,又将收获一个多么甜蜜的早安吻――可是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倘若一个人、一个家庭不幸福,那么随你的房子怎么宽敞——哪怕你从金门进去,把帽子挂在哈特拉斯,把披肩挂在合恩角,然后穿过拉布拉多出去,到头仍旧满是枉然。

        十一点四十。

Chris看了看表,自己还有二十分钟。

“Downey,”Chris抱起那大把的蓝色妖姬,连带着上面的曲尾小猫,“你瞧。”

“Oh dear――”Downey夸张的尖叫着抱起Tony,开心的去摸它的毛。

然而不过转瞬,他就又嘟起了嘴(虽然怀里还抱着Tony),伸手解开西装的两个扣子,眼神里带着平常的那种淡淡的喜悦与漫不经心。

“不过,其实我不愿要这个……”他垂下眼帘,脸也红红的,委委屈屈的摸着Tony,心说虽然自己很喜欢猫,但是两人一直忙工作,确实没有时间去照顾这小家伙啊。

“你啊,你啊……”Chris于是颇为无奈的笑了,像看着一个明明就想吃糖却死不承认的孩子一样。脸红的Downey活泼泼的,又可爱极了,只顾着嘴硬,却全然不知在与Chris相处的漫长岁月中,往常的一举一动早就被刻在了对方心里,他总是与爱人有着天生的契合,好似灵魂深处惊雷,因此暴露他内心真实情况的简简单单的小动作和皮肤所起的那点诚实的反应早就为人熟知了,只是Chris并不想戳破他――他实在乐意看见Downey撅嘴的可爱模样。

“那么,你想要什么呢?”Chris笑着开口询问道。
Downey眨巴着眼睛看向别处,发现今年Chris布置的屋子似乎格外好――这不是说以前的就不好,只是今年就给人一种分外不同的感觉,似乎更加庄重。

突然之间,他脑子里白光一闪,醍醐灌顶。

他意识到了Chris想要做什么!

“哦,我、我……”

Downey是如此震惊以至于说话都结结巴巴的了,再看Chris反倒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

他于是紧张的看了一眼表。

        十一点五十九分。

Chris终于等不住了。

         “那么,”Chris抬起眼来看着爱人,眼中似天似海斗转星移,“Downey,你想要个戒指吗?”

Downey一下子就从沙发上起身,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然而接下来的告白更让他措手不及。

       
三十秒
       

        “I love you , Robert.”

        “I will die without you.”

        “I will follow you , ever since you touch my heart , I know.”

        “It'  always been you.”

        我爱你,亲爱的,我是如此爱你。

        我愿意牺牲一切去寻找你,没有你的生活我无法忍受,假如失去了你,我就会死。

        我会永远追随你,当你第一次触摸我的心时,我就知道了。

        一直都是你。

五秒。

       Chris掏出口袋里早就准备好的那个丝绒小盒子,单膝下跪,嘴角扯起一个弧度,温柔的看着自己的爱人。

        “Will You Marry Me?”

Downey一下子就捂住了眼睛。

他努力的、努力的想要制止住眼眶里的泪水流下,然而在Chris的注视下,那并没什么用处。他还想掩饰嘴角上扬的孤独,那像傻瓜一样的笑容,最终也失败了。他在心里暗骂自己的不争气,真不知道平时的演技在此刻都跑到哪里去了。

Chris还在等待回答。

其实Chris原本想弄得普通一点的,像所有平凡的青年男女那样,因为他知道太过庄重一定会弄哭Downey,这人从来如此,对待别人的好心好意会感激过度而又无法言语。

可是他又觉得,这不一样,这毕竟不一样――不同于Chris讲演时的高高在上和交朋友时的平易近人,他同时认为求婚一定得是低姿态的――更何况那个人是Downey,生来就享受尽奢华与浪漫,又受尽苦难方才挣扎前进的Downey。

他是如此爱他以至于即使是一百次说“我爱你”,他也绝不敢在第一百零一次中戏弄真诚。Chris拿着戒指盒微微颤抖的手和单膝下跪的动作,都无不显出了那么点虔诚与卑躬屈膝的意味――面对自己的爱人,求婚这一刻永远是情场上的判决前夕,好似被一只巨大的手紧紧的抓住了心脏一般,无论成就希望或是绝望,都只在对方一声令下罢了。

Downey终于忍不住出了声。

十二点整。

        “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不知道你在担心什么……”Downey用手背抹去眼泪,抹的脸上的妆都整个儿花了,却仍旧抬起眼皮露出亮晶晶的蜜糖似的眼睛,“但是,我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Chris直直的愣了好一会儿,因为在相爱的人面前,是半秒都等不得的,何况五秒钟仿佛一个世纪那样漫长。

所以你瞧,善花一定会结出善果,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这样,因此不要抱怨命运的不公,只是你的幸运还未来到。

这世界上从来就没人规定相爱的人一定会在一起,大家本应彼此各安天涯,但是宿命这种东西是如此奇妙,所以最终他们一定会在茫茫人海之中相遇。

Chris于是慢慢的笑了,这种微笑,似乎能让阳光猛地从云层里拨开阴暗,一下子就照射进来,照的整个人心脏都暖烘烘的。

他轻轻的,同时又珍贵无比的将那枚刻着对方名字的朴素戒指套在Downey的无名指上,仿佛得到了世间最大的珍宝。

然后他俯下身,一个羽毛似的轻柔珍重的吻就落在了爱人唇边。

Downey轻轻闭上眼睛。

        I Love You And I Need You.


***
(接下来是盾铁喵的场合)

啊啊,美妙的喵生~

Tony自开始来到Evans夫夫家到现在已有三周时间了,这三周它除了整日看着主人们秀恩爱就是听他们半夜在床上吵架。这让它那小小的猫脑袋很疑惑不解,不是刚求过婚吗,怎么晚上就能吵到半夜?人类果然是这种出尔反尔的生物吧,对于猫这种夜晚视觉和听觉都格外灵敏的动物来说还真是不友好呢。

但是看早上主人们起来后,一个个的又都很神清气爽,除了偶尔脖子和肩膀上的牙印之外,几乎都看不出来他们打架有多激烈。而且早上他们一方起来做饭,另一方就会凑到跟前去索要早安吻,举止亲密的仿佛昨晚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这难道就是所谓的“床头打架床尾和”吗?

实际上也不怪Tony想不明白,它虽然七岁了,但是在遇到Steve之前都一直老实又绅士,虽然偶尔恶作剧搞怪,但其实从不靠近任何母猫;而在和Steve一起生活时,对方又会严厉的看管它,使它很难和其他猫有接触(而且大部分猫接近它都是为了Steve);同样的,即使在和Steve分开后,路上遇到任何向他抛出鲜花的诱惑母猫,它也从来不看一眼,只是昂着头,优雅的向它们点头示意,然后从容的从它们身边走过去。

所以即使身边母猫络绎不绝,但Tony的确到现在都纯洁的一无所知。

唉,春天到了啊。

Tony趴在花园草丛里无聊的卷着尾巴。

然而,忽然之间,它就试到有一个东西轻巧的翻过了花园的栅栏,并以极快的速度朝自己奔来。

虽然那动作很轻,但Tony还是注意到了,更让它警觉的是花园的栅栏很高,自己都需要全力才能跳出,所以这位不速之客一定身形敏捷。

Tony支棱着耳朵,按兵不动,心里已有了一个制服对方的计划。

过了好一会儿,它才听见背后传来爪子走在草坪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对方也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就是现在!

说时迟那时快,Tony飞快的转身,灵敏的跳起来就朝对方扑过去,将它狠狠压在身下。电光石火之间,曲尾公猫Tony Stark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Iron Cat(这是以前Tony威风时的称呼)!

然而很快它吃了一惊。

因为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不是别的猫,正是Steve!

哦――Ste……Steve!

那纯白的皮毛间印着一道道虎皮似的焦糖色条纹,蓝色的眼睛好似水晶珠子,不是Steve是谁!

Tony惊呆了。

“怎么……老朋友见面,就给我这个见面礼?”

Steve苦笑着从Tony身下慢慢的将自己挪出来,亲切的去舔对方身上的毛。

虽然很久不见了,但是Tony身上的味道仍旧那么好闻,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而Tony委委屈屈的抽着鼻子说到,“我哪知道是你,何况你失踪那么久了。”

Steve则围着Tony,精气神十足的在它身边转来转去。

“难道我会离开你么,朋友?我那天有事,所以去找了Bruce博士,哪知回来你就不见了……”

两位时隔多日的老友终于又聚首了,彼此都很兴奋,它们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对方在这几个月里都发生了什么。

Tony告诉Steve自己正被这户带有花园的人家收养,而Steve则刚好在这附近找到了一块没人住的地方休养生息。

初春时节的早上,花园里阳光正好,草坪上被太阳照的暖烘烘的,仿佛落了一地淙淙跳跃的碎金,草长莺飞,蝴蝶飞舞,竟在明昧之中生出那么点浪漫来。

两只猫从天南聊到海北,约莫要到正午了,心里的话和问题才算说的差不多,于是Tony自然而然的就谈到了它们分开时的那个话题。

“那么,你去找Bruce干什么了?”

Tony颇为好奇,因为Bruce可算得上是它们这一代最博学多识的猫,虽说脾气大了点,但不生气的时候还是很好心的,基本上如果有猫生病了的话,都会去找它。

Steve滴溜溜的转着眼珠,答非所问。

“Tony,你……你想不想要个小宝宝?”

Tony傻眼了。

“小宝宝是什么?”

“就是比你还要小、还要可爱的猫!”

“那么,想要……”

Tony在心里很不服气,心说世界上怎么会有比我还可爱的猫!?一定要把它揪出来瞧瞧,让Steve这只傻猫好好看看誰才最可爱!

Steve却不管对方心里想的什么,只兴奋的扑倒对方就要动手。

然而把不顾Tony的挣扎硬把对方的身子分开之后,它也傻眼了。

Bruce博士告诉它,“如果有上下两个洞,就要从上面那个洞里插进去哦。”

可是,可是Tony只有一个洞,是怎么回事!?

Tony不明白Steve想干什么,只能保持这个姿势,和对方大眼瞪小眼,一边催促它赶快把小宝宝拿出来让自己看看。

然而Steve却停下了动作,慢慢的坐直了身体,严肃的看着它。

“Tony,”Steve的声音里有点伤感,Tony发誓自己绝对没听错,“虽然非常的难以置信,不过我想,你可能生病了…”

身下的曲尾小猫一下子就蜷缩起身体,吓的脸都白了。

“什、你说什么!怎么可能!”Tony煞白着小脸,不敢置信的问道,“我可是每个月都有好好的去医院接种疫苗的!”

“可是你只有一个洞嘛,很奇怪的……”

听到“奇怪”这个词,Tony直接就哭出声来了,泪珠顺着脸吧嗒吧嗒往下掉,吓的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Steve也着急的在它身边转来转去的安慰它,“你别着急Tony,等下我就去找Bruce,它见识广又好心,不会不帮你的。相信我,一定能治好的……”
Tony只好暂时收起眼泪,绵长的喊了一声“喵”,任对方来舔自己身上的毛了。

然而很不巧的是――就在这时,两只猫都听到了大门的密码锁解开的声音。

先进来的是Downey。

Tony暗叫不好,赶忙跑上前去迎接,想要顺势把Steve挡在身后。

不过那貌似没什么用处。

Downey刚到家就看见自己家花园里莫名其妙的多了只猫,还没来得及叫Chris,就先瞪大眼睛不敢置信的喊了起来。

“Tony!这怎么?是不是这只猫找你打架?――你是哪里来的,居然敢来骚扰我们家的孩子!”

Chris跟在身后,听见爱人这么认真的和一只猫对话,忍不住笑了。

而被Downey追着在草坪上乱窜的Steve则无奈的制止了想要过来帮忙的Tony,在心里纳闷――这误会怎么搞的这么深?它不过是来看下对象跟别的猫跑了没有,怎么就至于被追着打……

喵!不要用水喷我啊!

于是等到Chris和Tony一起去阻止Downey时,Steve已经跑的快虚脱了,趴在草坪上直大喘气。

一周后,Evans家决定再收养一只焦茶虎皮白猫。

嘛,毕竟――春天到了嘛~




――――――――
首先感谢阿草宝贝的校对 @GrassDowney☘
第一次尝试成熟浪漫的爱情故事【doge】
唉,两对真是太可爱了怎么都写不完呢(然而不得不住笔)
欢迎大家捉虫讨论哈~

评论(14)

热度(143)

  1. 异想天开一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