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贾尼】What's a soulmate?(三)

算是给RDJ迟到的一篇生贺!



        他就那样仰躺在草地上,看着满天星光,想到世事沧桑。
        人生何其辛苦,又何其幸运,不过似天似海斗转星移,似满夜空的潮起潮落。
        有什么事要发生了,Tony没由来的就这么想到。
        “我有种感觉,某种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
三、心愿

Tony给Jarvis准备了一个实实在在的惊喜。
Jarvis回来已经有一个月了,但是仍旧秉承了他离开之前的良好作风和习惯,尽管Pepper一再告诉他不必如此,他还是十分敬业的帮Tony处理生活上和工作上的一切事务,可以说是事无巨细了,实在应当称赞。
Tony虽然觉得自己一直不工作这样不大好,用Pepper的话来说Jarvis一回来他除了修修盔甲做做实验以外几乎成了一个不能自理的废人了,但是一旦有的玩,他就会把所有事情都抛之脑后,什么东西都忘了,脑子里基本只有蓝天白云房间号。
“早上好,Ms.Romanoff,欢迎您的到来,Friday正在准备糕点,请您稍等。”
“你也好,Jarvis,谢谢。”
今天是Natasha来做客。
那晚聚会结束后,这帮复仇者们也不知道怎么了,每天都轮流着来Stark大厦做客聊天,来的次数最多的是Clint(Tony怀疑他只是贪嘴这里的吃食,毕竟Friday调制的手艺真是不错),次数最少的是回神域过日子的Thor,但是其实无论谁来Tony都不介意,他有Jarvis就够了。
就像现在,Tony一边哼着歌一边在工作台上敲敲打打输入代码,Natasha无所谓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好像这不过是个形式,其实不是Tony不热情好客,但一个月以来他总是这样,谁也不知道他在干什么,无论谁来他都继续忙手头的活,似乎就和这份“工作”杠上了,非要弄完才肯好好吃饭睡觉,Pepper以前从没见过他为了工作这样,也从没见过他在哪件事情上这么精神――Tony这个人,平时总是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
好在有Jarvis在,只有这位贴心好管家才能敲开Stark大厦里所有人的老板的门,逼着他吃东西睡觉,不然Pepper觉得自己简直要操心到死了。
Natasha突然回过头,就那么看着Tony,他一手拿着扳手修盔甲,一手在工作台上敲敲打打,汗水从额头上淌下,一直流过锁骨然后没入那件黑色的背心――其实他身上早就湿透了。
“你在干什么?”于是她问。
“恩……我想着,要给Jarvis个惊喜。”Tony一向对他的这些朋友毫无保留。
“比如?”Natasha摸着下巴若有所思。
“嘿Natalia!”Tony突然转过身来,完完全全的张开胳膊,摆出一副想要拥抱的兴奋样子,嘴里的话却完全文不对题,“想想,一个实际上的、生理上的会照顾你衣食住行的好管家,真正出现在你眼前的时候!怎样呢!我猜可没人能拒绝的了这个!”
Natasha于是就那样歪着头,盯着Tony看了蛮长时间,然后猛然之间她突然意识到了他指的是什么,脑子里白光乍的一闪,醍醐灌顶。
“不,”Natasha皱着眉头,几乎是一秒都没停顿的起身,“你知道这样做是行不通的吧?”
“是的,我想,”Tony于是也仰起头,带着那般高傲的、不屑的同时又无所畏惧的神情与她对峙,“不过,要做人上人,哪里就是这么容易的呢?”
Natasha不语。

        “Natalia·Alianovna·Romanova。”
        这是第一次,他喊她,全名。
        那个几乎她自己都要忘记的全名。

“但愿――”Natasha于是挺直了腰板,随手捋过自己那短短的、如焰火般的头发(她总是很满意这样的),头也不回的走了,“随你吧。”
Tony下去送她。

        “只是别后悔。”

那是她在电梯闭合前直视着Tony说的一句告别。
Tony满不在乎的哼着歌,调头回了实验室。

        “我怎么会后悔?”
        这世上,又有――什么事情值得我后悔?

***
“Boss,数据错误,不允许投射。”
Tony无奈的喝了一口咖啡,把代码确认无误后从头到尾又重新输入了一遍。
“Boss,数据错误……”
再次响起Friday的声音,Tony从来没觉得这么绝望过。
“好了好了好姑娘,我知道,别提醒我了,”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心说难道有心栽花让花开就这么难吗,“你老哥呢?”
“Jarvis正在处理您的文件,鉴于您已经堆积了好几个星期而Pepper小姐又外出度假,根据您的吩咐我暂时屏蔽了Jarvis,等一切准备就绪后我会解除屏蔽。”
“好孩子!”Tony欣赏的赞叹到。
一阵阵电流在空气中发出“滋――滋”的声音,Tony随手一挥就调出了一段音乐。
那是一段念白。
“世界是一个舞台,一切的男女都不过是演员……*”
Tony皱了皱眉。
“Friday,换掉。”
然而Friday不知哪里出问题了,并未给出回应,那段录音仍旧悄无声息的浸透到实验室的每一寸。
“他们有他们的登场和退场,而且一个人在他的时代里扮演许多的角色,他的角色扮演分七个时期――”
Tony于是放下手中的扳手。
一个舞台?
一个演员?
无数角色与七个时期?
是――因为比不易改变且不易洞察的个人意志更糟糕的是骇人的群体意志。一个伟大的、有着相当成就伟人一旦犯了错,那么世界便都灰暗了。
这世界上的事可笑如此,因人类本不是一个整体,它的原始部分是如此晦涩,且也只是一个多重无价值的存在。
Tony忍不住攥紧手,一遍遍的喊着Friday,却听不见回应――真奇怪,无论在哪,他都从不该出错的。
然而更奇怪的是,在这种情景下,他竟也从未想过叫一声Jarvis。
思绪仿佛一辆高速列车在不断飞驰,Tony努力的想去追上自己的大脑,但无奈它实在转的太快,因而Tony无论如何也想不起那段念白是谁的,又怎么会在自己这里了。
Boss――
唤醒他的是大厦的好姑娘――那录音不知何时早已停了,Firday的声音回响在略为空旷的实验室里,带着一个智能AI特有的平板式的机械,Tony猛地甩头,将大把的思绪统统撞出脑外。
“Boss,现在是伦敦时间8:30pm,您的实验主体检测已经通过,目前未发现多余问题,是否解除对Jarvis的屏蔽?”
Tony深呼了一口气,又重重吐出。
“解除吧,好姑娘――”
然后他走出了实验室,先回卧室洗了个澡,又乘电梯去了办公层。
Stark大厦拥有最好的采景点,无论在哪一层,傍晚来临时,你都可以透过那被擦的铮亮的落地玻璃看到窗外阑珊的灯火和自己的倒影。
夜幕降临时总是暮色苍茫,一点鸟兽都看不见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深夜是人们睡觉、做梦、情爱的时刻,可谓丰富多彩。
――傍晚是白天与夜晚的相交点,晚霞在夕阳中燃起;微光闪烁,当暮色轻轻地抚摸着大地,吞噬了一切的时候,黑夜将会把我们代入另一个世界。
Tony觉得困倦极了,他随意挑了办公层的一间房就进去了,站在落地窗前欣赏着夜景,屋里没有开灯,大厦里保持着一定的亮度,却仍旧伸手不见五指,唯有他胸前的反应堆在发出幽幽的蓝光。表面上看来,他这个人,以自我为中心,一点不照顾他人感受,态度又傲慢,实在算不上多么好。可是吧,他同是待人又彬彬有礼,让你也找不出他多么的大的过错来,岁月使他成熟,经历让他敞开心扉,当他的身心完全陷入那神秘莫测的寂静的夜晚时,有时良知也会令人做出某种改变。

        “Sir。”

Jarvis来了――随着AI的提醒,屋内的灯光也被打开,被调成了一种刚刚好的暖黄色,既不至于太耀眼,也不至于太昏暗,反而在这明明昧昧的光影之中,显出一种无端的暧昧来,肆意蔓延。
饶是如此,Tony还是被晃了一下,他的眼睛早已不太好使了,差点流出泪来。
“Jarvis,”他问它,“你看到了什么?”
“夜晚――Sir,我看到了夜晚。”
他永远忠诚的管家,即使不是真实存在,也依旧对他毫无保留的坦白一切。
然而Tony却摇了摇头。
“我看到工人、穷人、黑人……”他穿着休闲装,往前一步,几乎要整个贴在玻璃上,“正受到公正的人的侮蔑与轻视。”
窗里他的倒影是如此真诚,以至于挂在眼角的那点泪珠竟也跟真的似的了。
“我坐而眺望着这一切――一切无穷无尽的卑劣行为和痛苦。
这世界上所有的压迫、暴力、痛苦和悔恨。
我看着,听着,但我始终一言未发。*”
     
        “Jar。”他喊它。
        “我在,Sir。”
        “不,”可是Tony摇头,“你不在这。”

Jarvis大概受够了沉默。
黑夜总是会来临的,这是一种自然的规律,是人类难以控制的。
“Sir,”于是它终于开口,“您想要什么?”
“我想要你――”Tony暮的转身,几乎是用一种渴求的语气说到,“我想要你,在我身边。”
“真正的、活生生的,在我身边。”
Jarvis不语。
“我想您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末了它才开口。
Tony耸了耸肩,似乎一下子变回那个什么都不怕、同时也什么都不懂的花花公子了。
“嘛――这个,旧事旧人做,新事要由新人为嘛~”
“我才不在乎那些,你知道我总是能让它们变为现实。”
人心多么可怕,欲望多么可怕――它产自贪婪,与罪恶共生,也是灾祸的根源。
水杯底下的桌子上,有一点红色的亮光。
“来,J,”Tony得意洋洋的打了个响指,头一次的那么期待看到Jarvis吃惊的样子(无论以什么形式),“看看爸爸给你的惊喜。”
然后,随着指示代码的执行命令,橙色的主程序被放大了投射在空旷的单间里,似乎要印证某种奇迹似的,开始发生晦涩而缓慢的变化。
       
        “Sir……!?”

Jarvis确信自己的口气里实实在在多了份惊异了。
Tony则满意的看着自己的作品被一点一点的投放出来。
程序正在被慢慢的细化解析,Jarvis的主程序外表也在被重新合成。
逐渐的,一张五官显了出来,怎么说呢――那张“脸”几乎结合了英国人的必要特征,但又不算十分出众,无论是那标志性的眼睛还是那高挺的鼻梁,都是由Tony一手设计出来的,头发也规规矩矩的贴在耳侧,由于Jarvis的整个主程序外观都是橙色的,所以除了眼睛以外,Tony没有修改过他其他地方的颜色。
而要说那双眼睛――尽管只是一个虚拟的投影技术,却实在的比Tony所见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要迷人,那蓝到几近透明的的、仿佛能看出一个人的灵魂是否善美、人心是否柔和一般的眼睛。
Tony渐渐移不开眼了。
全息投影其实不过是人类发明出的无数个虚拟技术中不值得多么一提的一个,但Tony从未如此感谢过发明它的人。
这不真不假的虚幻科技,才让他明白自己生命中的每秒每一刻,都是在期待未来――未来能有这样的一个Jarvis陪伴自己。
“Sir。”
Jarvis颇为不敢置信,他实在诧异于自己的主人能做到这一步!
一切伟大的行为或思想,开始都是荒谬的、不被人们所理解的。然而荒谬的世界往往诞生于那份卑微的感情之中,因而由此衍生出它的崇高。
Jarvis穿着Tony精心设计的西装,一步一步向他走去。
Tony仿佛被钉住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的虚拟管家每走一步都会有橙色的数据链在身后蔓延,而他全然注意不到这些。
他的眼里,可不是只有Jarvis了么?
Jarvis轻轻的,仿佛真正的人类一般,给了他的主人一个拥抱。

        ――以及一个印在额头上的吻。
        “Thank you , Sir。”

Tony忍不住流下泪来。
尽管他们触碰不到――可那总会成为现实,不是么?
Tony轻轻闭上眼睛。

       Something  Happened。
――我有种感觉。
        Something that has never happened to me before。
――某种我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
*1出自莎士比亚
*2出自惠特曼《我坐而眺望》
不出意外下章J就实体上线了,祝食用愉快!
感谢校对太太 @杜青木香
划的重点大家应该都能看出来我就不说啦!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