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冬铁】小脑洞


“但其实――你大概不知道罢,我的母亲虽然死在那次事故中,却不是被人谋杀,而是死于惊吓过度。”

“你不明白她这种死法对我来说的意义。”

“她一直是个很坚强的人,如果她没死的话,现在一定能带我过的很好。”

“所以我一直疑惑――她是,看见了什么……或者恐惧于什么,才会选择抛下我而去随了老头子。”

Tony说到这,回过头来幽幽的看着Bucky,他的眼睛很亮,仿佛一面镜子,是任谁被他盯住也会为自己的一切肮脏思想而感到自惭形秽。

“我想――”末了他开口,“总不能是什么熟人作案吧?……自己的好朋友什么的。大概。”

Bucky仍旧沉默着,死死的抿着唇不出声,他感到自己的金属手臂有一点点痛意――那凉冰冰的,金属手臂,正在传来,痛意。

“真抱歉,Tony。”

他哑着嗓子,从喉咙里传出一阵隆隆的声音,有点类似于被逼上绝境的野兽最后的嘶喊。

然而Tony却笑了起来。

“嘻――亲爱的,”他笑嘻嘻的转过身,搂住Bucky的脖子,在对方的嘴唇上印了一个甜滋滋又响亮的吻,“我开玩笑的啦,……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像我这么爱你的话。……像我呀,这么爱你。”

Tony嘻笑着亲完就想跑,却被抓着脖子给抱了回来,Bucky于是皱着眉头抱紧了怀里的人,加深了这个吻,不给对方一丝一毫逃跑的机会。

Tony剧烈的咳嗽了起来。

“咳……,唉――你这样,过不久我可就要被你给掐死啦!”

Bucky却只是慢慢的收紧了手臂。

“Tony。”

他喊他。

“咳,轻点啦――疼死了!”

这样也不错不是么?

就这样,

也不错。

就――像――这――样

……





――――――――――
嘿,关于冬铁真是好想打个“Bunny”的tag啊~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