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贾尼】What's a soulmate? (一)

声明:cp为贾尼,改编自b站up主王宿宿的贾尼视频av7487817,已得到授权,学生党龟速更新,文笔极差,会尽力把故事更好的展现出来。
背景是复联二奥创纪元后,ooc较严重。

一、寻回

Jarvis已经失踪六个月了。
Tony始终都不愿意用“消失”这个词,很多次他撅着嘴对Pepper大喊道“他还在!我只是弄丢了他!我会找回来的!”而Pepper对此一点办法都没有。她的确头疼他的撒娇和死不认账,幸亏有Friday,才让Tony能勉强自理,不至于在没有Pepper的日子里活活饿死自己或者因为咖啡摄入量超标甚至死不瞑目――真感激这个好姑娘像她的“哥哥”(Tony这么说)一样能严格要求她的Boss的私生活。
很多次Pepper想,要是Jarvis还在就好了。
要是Jarvis还在的话,她就可以撒手不管这个小混蛋了,不用再整天为了一些让人看起来很可笑但是她知道一不小心就会发生的(他可能把自己弄死)狗屁理由而头疼操心,她甚至可以对整个公司撒手不管一个月去和自己的新婚丈夫好好度过一个甜蜜的蜜月――除了偶尔一些事务,而不必担心机密文件会被对手抢走,天知道她烦透了那些。而属于Tony的好管家会把这一切处理的妥妥贴贴的,不出任何差错。
唉,只是么――
只是Jsrvis不在了。
可不要小看这个“只是”的威力,凡事都少不了只是,很多坏事因它而变好,也有很多好事也因它而变坏,它变幻无常,却总能给人希望。
例如么――
“Jarvis已经不在了!Tony!学会接受现实!”
“不!”Tony捂着耳朵大叫,一分钟前他还在工作,手上的机油给他抹了满脸都是,“他只是暂时不在而已!我会找回他来的!”
他摇着头,满脸的“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于是Pepper终于受够了。
在第三十一次给Tony送吃食却被喊着“Jarvis来杯咖啡”后,她真的,受够了。
“Tony · Stark,”Pepper严肃的开口,“这么说吧,我可以向你保证,一点之前你不吃完这盘菜的话,接下来的一个月里我会把你的日程排的满满当当的,而你不能拒绝。无论是开会还是出差,我都不会代替你的。”
说完她指着墙角的表:“你还有十五分钟。”
Tony这下真没辙了,只好放下手中的工具,嘟着嘴去桌子上吃饭。
“唉――Pepper,要知道,你真不该让我停下手中的活计――”
“你在干什么,Tony?”Pepper转过头,面无表情,“把蔬菜也吃掉,别以为我看不见――”
“――你还在设计Jarvis的实体?”
“嗯哼?”Tony嘴里塞满了花椰菜,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可以从他的脸上看出明显的骄傲,“外形我已经设计好啦。”
Pepper看着电脑上的人类五官,那还是挺符合自己的审美的,也是Tony喜欢的口味,但她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又想不出来――到后来她也没能想明白那一点点的违和感究竟来自哪里。
但这可不是关键。
“瞧瞧,”Tony刚解决完了一个奶油甜饼,嘴角还有一丁点儿奶油没舔去,“怎么样,好看吗?”
“停下好吗?”Pepper叹了口气,认真的问,但实际上她几乎不知道该说什么。
“为什么要停下?”Tony反问道。
“这样没意义。”
“有的。”
“没有,Tony。”
“……有。”
算不上争吵,也不是冷战,Tony虽然一贯的倔强,但Pepper一如既往的柔和的态度,让对方都有个台阶可下,不至于闹到翻天那种尴尬地步,虽然也差不多了。
可是,我先前就说过了――这种日子,Pepper真的过够了。
她也实在不想每天起床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担心Tony是不是又通宵了或是PTSD又犯了之类的这种事,她想早上起来能和丈夫甜言蜜语一会再去工作,而不是让不属于自己的公司处于一种没了自己两分钟就要完蛋的局面,那真的怪累人的。每天都要用同样的方式去劝解Tony接受现实,每天都要忍受他的辩解,甚至这么久了,每天什么时间要说一句什么样的话她都背过了。
唉――要是Tony能好好的接受现实就好了。
不然他大概真的蹦哒不了几天了(以这副每天充满“干劲”的样子的话)。
“随你吧。”
Pepper今天不想管他,她实在有些累了。
她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舒展开来,但却什么都没有再说,只是端着Tony喝完的咖啡杯走了出去。
“你知道你爱我!”
Tony于是一直盯着她走出透明的电子门,又突然托着腮在她身后大喊,Pepper则一步都没有停顿,她早听腻了这样的话,也懒得去猜Tony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知道身后的人眼眸里的狡黠一定在不停流转。
果然一等Pepper走上楼梯后Tony就立马放下了手中的刀叉,他满不在乎的推开桌子上的盘子,随手拿起了一包草莓干抓起一小把往嘴里扔去。
他其实不大吃这种小零嘴的,因为甜度远远达不到他喜欢的程度,还不如不吃――这些都是Jarvis还在的时候给他买的,大包大包的送来,被他囤在实验室里,闲了就吃点。
Tony转过头,看到角落里还有三包橙子口味的。
大概――再等不了多久,等这些都吃完了,Jarvis就会回来了。
于是他喊。
“Friday,好姑娘,醒醒,该干活了。”
空气中传来一阵轻微的电流声,大概这姑娘不知道哪里又出了点问题。
但她仍旧及时的回应了主人的每一句话――像Jarvis一样。
“Yes, boss.”

     “I'm not crazy.”Tony轻轻闭上眼。

     “Jarvis, are you there?”
     “Good evening, boss.”
 
“哦……”Tony揉了揉眉心,一天下来过量的工作使他疲惫不堪,可是桌角的橙子干已经没几粒了,Tony盯了半晌,最终还是把那不多的几粒都倒在了手心里,一股脑塞进了嘴里。
“启动自动管理和访客模式,你也休息一会儿,好姑娘。”
Tony随手扫了一下工作台的桌面,伸了个懒腰,蹬着桌子把转椅转了出去,转到门口就打算出去。
关灯之前。
他的黑眼圈很重,却一点睡意都没有,虽然正打算回房,可回去了也是彻夜的失眠,没个屌用。
有时候Tony自己也忍不住想,
怎么了呢――?
他这是。
“关灯,Friday.”
实验室瞬间黑暗,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在空气中缓缓流动,在狭小的空间里缓缓下沉。
“I missed you.”
Tony这么想,这么说。

然后――
然后――?
很久以后Tony回想起那一刻,仍觉不可思议,因为一切都是那么突然,突然到他不可置信,就像一个在沙漠里见惯了海市蜃楼的人,即使绿洲近在眼前,他也不会相信。
Tony实在习惯了幻觉,所以当时他直接忽略了黑暗中那道迸发的橙黄,直到他尽职尽责的好姑娘Friday提醒他。
“Boss,发现不明代码,是否启动警戒?”
Tony愣了一下,随即转过身,颤抖着,以确定那个在黑暗中流动的橙黄色不是幻觉――“投出来,Friday,把那道代码……投出来。”
“Yes , boss.”
随着指令的执行,一行复杂又混乱的代码取代了原先保留的工作页面,但与其说是代码,倒不如说是乱码――因为它没有任何规律可言,实在叫任何人都猜不透这是什么意思。
那一行黑色又杂乱无章的代码占据了整个屏幕,它并没有分成几行排列,而是组合成了长长的一条,好似无边无际一样,颇让人费解。
那一瞬间Tony甚至像往常一样认为那是个玩笑――差点。
他没放过它去。

     还好他没放过它去。

“破解它,Friday.”
Tony死死的睁着眼睛,一刻都不想眨动。
一种莫名其妙的心思督促他去解开这个――可以说是秘密吧,这个东西。
他的心甚至剧烈的跳了起来。
“Yes,boss.”
代码开始被分解,每个符号都被拆成独立的一行去解析其中的意义,工作界面毫无保留的呈现在Tony眼前,他要看着Friday工作,他一定要。
“Boss, 代码来源不明,是否继续破解?”
Tony看着眼前被分解了一半的代码,裂开嘴笑了――
怎么会来路不明呢?
那是他的地址。
他的Jarvis的地址。
“继续破解,Friday.”
“Yes, boss.”

“代码已破解完成,BOSS.”
Tony于是托着腮笑了,他的眼睛被蓝色荧屏上的一行字母染成了淡淡的橙色。
――

     “I FOUND YOU.”
     “JAR.”

――――――――――
字数很少,更新时间不定,文笔很烂,希望不要介意,叙事方式很奇怪,欢迎捉虫欢迎讨论!

特别痛苦loft客户端没有字体加粗的功能,所以我没办法划重点,很大程度上限制了感情的深入理解(差点气哭),重点用另起一行和空五个小格的方式来划,如果不喜欢那非常抱歉,请右上角或者返回。

评论(4)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