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流浪记

预警:只是一个有病的脑洞
鲁迅文风即视感
非实际性质上的all铁
早晚会写成一个小段子(大概)







“但其实我不在乎。”
“――说实在的,谁会在乎这些呢?没经历过的人才会想要坚持那些可怜的对错,但是只要能换回他们,我愿意成为那个错误。”
他问我:“若是你的话,如果道个歉,受顿责罚就能换回朋友的话,你会去做吗?”
我忍不住抓紧了胸口的衣服。
“啊呀――这个么,这倒是……先生,这实在是很难说的了,我――我么……”
我一向自认为头脑还算得上机灵,结果现在却支支吾吾的,连一句完整的话都答不上来,实在很叫人难堪了。
可Tony却笑了笑,我便知道了,他根本不在意我的回答。
他么,他也就是,问出来而已。至于得不得到回答,那是无所谓的,因为他自己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我会的,”他轻声道,“总要有人负起责任,总要有人承担一切,总、总要有人……”
他低下头,“总要有人来挽回过去的――玻利瓦尔可驮不了两个人①。”

――――――――――

①出自欧·亨利,原意为一匹精疲力尽的马驮不了两个人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