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Tony从未想过要和Jarvis分开,就像Jarvis从不敢承认他们是天生一对一样。

当年曾经有一次,因为Tony的疏忽,Pepper被他的死对头抓了去。
虽然他很及时的将人救了出来,但是Pepper伤的很重,在医院躺了整整三个月,昏迷不醒。
Tony那会儿把所有工作都搁置了,寸步不离的守在病床边上,等的几乎快要熬不过去。Pepper醒来的前一晚上,Tony一人躺在家里的床上,不知怎么想的,他伸手把反应堆缓慢的拿了出来,随手放在一旁。那一瞬间他觉得很轻松,仿佛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放下了。
他没有想死的想法,但是把反应堆拿出来之后他竟意外的感觉身体都轻松了很多,血开始由心口慢慢冒出,不多时就染满了整件衣服,那会他已经几夜都没合眼了,当时的他还没找回Jarvis,Friday是个好姑娘,但并不能像Jar那样代替他干一切事,连续的忧郁和烦闷使得他痛苦,偏头痛和PTSD发作时几乎令他疯狂,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命是不是就要这样被要去了。
Tony的手死死的攥着床单,眼睛死命的睁着,但实际上他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
他仍旧不想死,可是也不想对现在的状态做任何补救。
床头的灯开着,暖黄色,又温暖又暧昧,可Tony仿佛置身于虚空之中,他睁着眼,却什么都看不见,目光所及之处只有无边的黑暗。
恐惧渐渐蔓延了全身,他想蜷缩起自己到一个安全的角落,却根本动弹不得。
最后迷糊中,他隐约看到了Pepper,她仍旧笑着,像他们还不熟的时候一样,这样的,这样好的一个女孩,她,她――
Tony开始努力的,努力的,移动手,在床上漫无边际的划拉着,直到碰到了一个冰凉的东西――那是他的反应堆。
他于是打了一个激灵,紧接着闭上眼,把反应堆缓慢的安回了心口。
第二天Pepper就醒了。
现在呢。
现在他很想再试一次。
总会有奇迹的,Tony想。它不发生,我就该让它发生。
他于是开始慢慢的琢磨。
如果自己再把反应堆拿出来一次,Jarvis会回来吗?
那些对他无比重要的人,还会回来吗?
不,不会了。
大概永远不会了。
他自以为能弥补的过错,他自以为那些还能回来的人,其实都早已不在了。
毫无疑问,他爱他,他爱他们。
可是后悔的时间早没了。
Tony轻轻的闭上眼。


――――――――――
深夜一发有病的脑洞
私心想写一些椒铁
妮妮不是铁做的人啦,他勇敢,也脆弱,没人是不脆弱的,不然我早中六合彩了。
我永远爱他啦(>﹏<)

评论

热度(12)

  1. 周凉初. Jade一理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