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贾尼】What's a soulmate?(五)

Everyone has a soulmate.

And you'll know, like when beens to know how to make honey.

――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

当你遇到他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如同知道蜜蜂如何酿蜜.

The one thing that I can't live without.

It has always been you.

――我生命中唯一不可或缺的东西.

一直都是你.                   

――――――――――



这是第三天。

“Sir,Ms.Potts正向实验室走来,她看上去很生气,目测来者不善。”

Tony哀嚎一声,认命地放下了手中的钳子,扯着衣服就想往浴室跑。

“指令成功,欢迎您,Ms.Potts。”

然而在听到好管家Jarvis发声后他就知道逃不过了。

因此只能老实巴交地低头看着Pepper穿着艳丽的高跟鞋一步步向自己走来,心里简直一万头神兽奔过。

Jarvis你个笨蛋!怎么就不知道给爸爸争取点时间――

Pepper重重地将一摞看起来不薄的资料扔到Tony乱兮兮的实验桌上,劈头盖脸就开始骂。

“两个星期了Tony――我足足忍了两个星期!”

内心戏足够丰富的Tony直接被吓了一哆嗦,在对方那双即将要喷火的眼睛的注视下最终还是选择乖乖放下了咖啡杯,可怜兮兮地瞅着自己精明能干的女助理。

“那不是……”我的错……

然而他还没来得及解释,就被对方狠敲桌子的举动给吓得闭了嘴。

“我已经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帮你完成公务了,”Pepper尽量放轻了语气,好平复一下自己的内心,使自己不要太过激动以至于会忍不住扑上去掐死他,“但是剩下这堆――”

Pepper目光犀利地盯着Tony,手指着那一摞资料,“这些文件都没法再压了,它们都需要你来过审,选择签字同意或者让它们滚蛋。”

然后她俯下身。

“你听明白了吗?――我是说,我只给你一天时间,明天早上七点我就过来收这些文件。”

Tony忙不迭地点头表示保证完成任务。

Pepper看他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也懒得再难为他,反正明天要是没签完就有他好看。因此踩着高跟鞋“噔噔噔”地就走了。

留下Tony对着一堆几乎能埋了自己的文件和Jarvis干瞪眼儿。

今天是Jarvis的实体被制造出来的第三天,三天以来他都和Tony在大厦里甜蜜蜜地工作过日子,主仆感情升温迅速得简直让人尖叫,差不多已经“轰”走了来Stark大厦做客的Clint和Natasha三四次了,全球好博士Bruce每次都是红着进来绿着出去,几次过后就再也不来了。所以任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想到Pepper会在这当口上来挑刺儿找事做。

诚然Jarvis只是个AI,可他也是个相当聪明的AI,起码Tony在设计他时是很成功的,是在技术完全成熟之后才编写的代码,而没有把他的程序设成个傻子。

Jarvis还是蛮纳闷的,关于Pepper最近为什么火气这么大这件事,毕竟他只是个程序,还不能理解人类的各种情感。

说到最近。Stark 大厦突然就有了一个不成文却人人都不敢不遵守的“规矩”——那就是无论你在工作上遇到了什么事,宁愿去向偶遇的Boss诉苦或大哭一场,也不要特地去跑到Pepper的办公室去认错求饶。

人人都知道Tony Stark的私人女助理精明又干练,性格脾气也很好――但那是建立在你顺利完成工作和任务的基础上的!

已经被Stark集团压榨了太久却始终因为担心Tony而不肯辞职离去的Ms.Potts最近被搞得尤其烦躁,然而偏偏周围又没有什么事能让她抓住把柄,所以只能气急败坏地去骚扰一把Tony顺带对着一堆下属发发牢骚:往往上一秒还和颜悦色的问你“吃了吗”,下一秒当你表示自己工作没完成时她立马就换了脸色,就差要吃人。据说这种换脸的技术空前绝后,已经吓哭了好几个技术部的小姑娘。

所以在Stark大厦,无论是谁都把生产放在首要位置,尼玛干不完活别想吃饭啊亲!

于是一种“Ms.Potts的变脸速度比大老板Tony Stark脱衣服的速度还快”的说法很快就在大厦内部传播开来,不仅搞得刚来实习的新人心惊胆颤,顺带着全公司上下那群心高气傲没事挑刺儿的精英骨干也都一溜儿的老实了个把月,只求安安稳稳地保住饭碗回家好养老婆孩子――就连个别部门养的袖珍吉娃娃最近都不叫唤了。由此可见舆论的力量是多么伟(牛)大(逼)。

然而实际上这种破事在Jarvis看来不过就是Tony作死惹到了Pepper而已,别看大家现在因为不敢惹事导致积极敬业的精神头很足,其实个把月都用不着就能恢复到以前的状态。

不过嘛――在恢复之前,所有人都得接受Pepper比以往更加严厉的监督。所以,完不成工作就等着挨骂吧~被骂哭了也就受着吧~谁让你还有老婆孩子要养……不是,谁让你理亏呢~

Jarvis看着坐在实验桌上望着一堆文件发愁的Tony,颇有些恶意又带着些快感地这样想到。

Jarvis是个聪明的AI,对很多事理解很快,他总算能明白为什么Pepper不顺心就找Tony“出气”了――毕竟欺负直系上司或是看着他带着可怜又委屈的表情来求你帮忙的样子真是太爽了!

例如,就像现在。

“J,”Tony盯着他高大英俊的管家,挂着可怜兮兮的表情去扯对方的衣角,“太多了,我一个人绝对忙不完的……”

Jarvis则带着笑意低下头去看他的主人,明明只是个有实体的人工智能,可是眉眼角的那点愉悦还是毫不掩饰的显露了出来,宝石蓝的眼睛好似水晶棋子一般活泼动人,真是风流韵致到了极点,直接就让Tony看呆了。

真不愧是我最完美的造物!毕竟是我的J――于是对这张脸几乎是入了迷的Stark先生心里痒痒的,不禁暗自窃喜了起来,带了那么点骄傲和洋洋自得,表面上却还保持着他自认为必要的(其实都不剩下什么了)谦虚与矜持。

Jarvis颇为狡黠地眨了眨眼。

“Sir,”没一会儿Tony就听见他戏谑的声音,“实在是我不敢――Ms.Potts要是知道了,说不定会把我活拆了。”

Tony于是一下子就耷拉下了脑袋,好似一只泄了气的气球,简直气愤自己当初为什么要给Jarvis把语言系统升级到那么高,难道就是为了让他方便怼自己吗?不不不,其实他已经成精了吧,我可不记得有写过关于让他反驳我的程序……孩子长大了就连爹都完全管不了吧……果然是这个道理么……

然而委屈归委屈,Pepper留下的事还是要做完的,不然明天可能就得找个地方躲一天了――哦可饶了他吧!Tony头疼的想。上次他为了躲Pepper就差没跑到下水道里去了,可最后还是被逮到并且说教了一顿。

这么一想,Tony脸上的表情简直可以说是五彩纷呈了。

Jarvis于是看着自家主人的脸一会儿一个样,就明白他在想什么了。估摸着Tony等会儿可能就要满桌子打滚地撒娇闹了,Jarvis还是决定先去泡一杯咖啡以备不时之需。

Tony是个很会闹脾气的人,和熟人在一块儿的大部分时候就像小孩子一样,有一点不满意就要委屈的闹腾个不停,不过这种闹腾却和耍小性子不同,其发作也纯粹是来得突兀,去得秃瘪,晴天霹雳,雷声大雨点无,莫名其妙,没有道理可讲。

这时你只不要管他,他一会儿就自个好了――可你要是一旦搭了腔,那事情就绝对的没完没了了,说是“电光石火间迸发,灵魂深处闻惊雷”也一点儿都不夸张。

就像现在,Tony满心委屈地跳下桌子,简直满脸都写着“我不高兴谁也别来打扰我谁要是敢碰我拖出去斩立决”,认命的开始翻开文件在那儿磨叽,哼哼唧唧地就是不想干。

他一直看着Jarvis的背影走出实验室,虽然不知道对方去干什么,却也忍不住悄悄松了口气。

Tony偷摸摸地掀开自己衬衫右边袖子的袖口――不似前两天一样,右手腕的印记已经很深了,呈出淡淡的金黄色来,只是还不大清晰,无法让人辨别出上面是什么字。

Tony垂下眼帘。

这两天哪怕再热,他做实验时也没有撸起袖子来,就是因为这个。

他不愿叫人知道。然而这事还是占据了很大一部分心思,一颗火热的心也忍不住“砰砰”跳了起来。

Tony并不笨,相反的他还很聪明,他明白自己手腕上的印记代表什么,只是不敢确定。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又不是个傻子。

然而有时候他眼中那种真切的迷茫和不信任,简直也可以瞒过所有人了。

――手腕上的印记,是找回Jarvis后就开始慢慢显露的。

起初Tony带着一份惊疑地不甚在意,总是无所谓的耸耸肩,可现在他也不得不重视起来了。

这会是真的吗……Tony不禁疑惑起来,可如果这是假的怎么办……像他这样的人,也能够拥有灵魂伴侣吗…?

然而,毫无疑问的,每个人都有灵魂伴侣。这是肯定的。

当你找到属于自己的另一半时,会有一股子没法形容的好滋味儿,如同知道蜜蜂如何酿蜜。

Tony心情复杂地看着自己的手腕处。

他希望看到那上面最终浮现出的是Jarvis的名字,也那样期待着。




与此同时,Jarvis在厨房里抱着胳膊,也在愁苦的纠结着。

哦――当然不是纠结泡什么牌子的咖啡这种事,他是最了解Tony口味的,毋庸置疑。

只是……Jarvis颇为烦恼地看着自己手腕处淡蓝色的印记。

他不知道这印记是怎么回事,也是绝对相信Bruce博士和Tony的技术的,而且目前看来这印记并没有什么妨碍他用实体进行工作的地方。何况――何况这幽亮的蓝色很像Tony胸前的反应堆,虽然很淡,但是亮闪闪的仍旧好看极了。

Jarvis想到这,不禁露出了一个笑容。

他不是没在自己那海量储存空间里和庞大的数据网络里搜索过这种状况属于什么,但是结果只有一个――而且是以人类的身体情况来看的,那就是灵魂伴侣。

可灵魂伴侣难道不应该是特指人类的吗?他只是个人工智能啊,还是说是仿生皮肤上出了什么问题么?

Jarvis颇为无奈地叹了口气。

愣神间咖啡就早已冲好了,还是先给生气了的“小孩”送下去吧,顺便把那堆费神的文件给处理了,省的到时候Tony又闹脾气不理自己了。不过Jarvis简直可以打包票,那些资料绝对只动了一两本,自己要是不帮忙,明天估计交差也难。

至于剩下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可以留到日后再考虑。

毕竟嘛――他们之间,还来日方长。




彼时Pepper正坐在办公室沙发上喝茶休息,正想歇歇眼,便去眺望窗外。

屋外阳光正好,草长莺飞,正是春意恰然,绿草萌发。

Pepper眼里不禁带了点儿笑意。

――是值得高兴的日子啊。




――――――――
快别理我了……我快活成月更了……
给太太负荆请罪……
顺便感谢校对er! @P_十六 @RDJ专属麻辣烫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