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霜铁】富有的是精神

注:假设在复联2中消失的不是老贾而是五妹。

背景为美队3后。

祝食用愉快!

――――――――――






翻开这篇日记的人,你好!我是Dolores ·Stark。

你应当听过我的名字,即使不知道我是谁,也一定听过我的姓氏。

我的双亲是Tony·Stark和Loki·Odin。现在你总该知道我是谁了吧?不错,当初这两位超级英雄和超级反派任性的结合可是震惊了整个世界(和神界)呢,这件事总是无人不知的。

先讲讲我自己吧,我的大名是Dolores,可是老爹喜欢叫我Friday,据说这个名字的拥有者是在一次战斗中为他和整个集体牺牲了的人工智能管家,我也不晓得应该叫阿姨还是叫姐姐,姑且就叫姐姐吧。

老爹在大学毕业后就创造了Friday姐姐,虽然我没有见过她,但是通过老爹的描述,我知道她一定是温柔可亲并且非常能干的,毕竟她在消失之前可是控制着整个大厦的各种操作运行呢,事无巨细。还会体贴耐心地照顾老爹的饮食起居(这一点总是要让我和爸爸废不少心思)。

最重要的是,老爹总说Friday姐姐生前也和我一样调皮,会开心会生气,甚至还幽默风趣经常同他开玩笑。因此老爹每次和我互怼的时候都会万分感慨的想起Friday姐姐,最后干脆也就这么叫我了。

老爹从来没有放弃过想要找回Friday姐姐,虽然每次都以失败告终,但直至现在他都没有放弃。

这也是老爹教会我的第一个道理――为了重要的那个人,要永不放弃。

好啦,抛开我的名字,来谈些别的吧。

我今年七岁了,在三岁那年被诊断出得了一种罕见疾病,是什么我也不知道,老爹和爸爸藏的很严实,但我知道我的确活不长了,不过好在还懂得痛快每一天。

老爹说,他有着世界上最厉害最先进的科学技术,他一定会治好我的。不过我不大信这个啦,人各有命的,我早就明白这一点了。

爸爸也告诉我,我的病虽然始终无法根治,但只要好好调养,规律生活,一般来说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平时身体也很好,和朋友们玩起来也是无所顾忌,不担惊受怕,反而没事。所以这种状态还是要继续下去――我才不要每天都活在恐惧里呢(虽说第一次知道的时候也吓哭了)。

但是我也知道,我的病一旦发作就会立即死亡,而没有任何预兆。我从不担心自己,却只是害怕如果我真的消失,我的双亲可能会就此崩溃。想到这点我就很难过。

我曾有过一个中国的朋友,他有知识有文化,我也热爱中国文化,所以和他很谈得来。他说我是“娴静时如娇花照水,行动处似弱柳扶风”,我一向喜欢这种优美的诗句,也很开心。只是后来去查了查,发现这句诗描写的人物不止是漂亮,而且还有病。因此就很不开心,我的确身体不好,但是也没到那种地步吧?因此往后也就减少了来往。

不过管他呢,我热爱我的花园!永远的!

好啦,谢谢你,读日记的人,感谢你看到这。如果你还有兴趣,就请继续看下去吧。

再来说说我的老爹。

我的老爹是整个宇宙最辣的人(这是爸爸说的)。

其实先前爸爸并不是这样说的,而是“你爹是世界上最辣的”,然后就被老爹以“什么神域居然有比我还辣的人吗!?”这种理由赶去睡沙发了。从那以后他就改口了,但凡夸老爹都是说“整个宇宙”这种词组而不敢用别的了。

于我而言,老爹不止是我最亲近的人,也是我的好友,我们是“多年父女成朋友”的那种,虽说有时候他比我还幼稚。

比如说有时候他会突然诗兴大发嚎两嗓子,至今为止我都对他的这种习惯印象深刻。

“啊,不行!既然上帝让我的臀部挺翘,又为何使我的乳房干瘪?”

我清楚的记得,他说这话时我不过才五岁,当时正从一个大箱子里翻出我的玩具奶嘴叼在嘴里,然后就被这句话震惊到直接吐出奶嘴弹向墙面――然而还没完……

老爹不甚在意地看了我一眼,继续说。

“我的女儿到来时将饥饿地把它寻求……”

我吓的浑身一悚,赶紧开口,极力的想要再挣扎一把。

“不,爹爹,我不会喝你的奶的。这么多年喝奶粉我都活过来了还长的这么大。何况……”

“何况你没有奶。”

身后传来爸爸的声音。

我张了张嘴,回头看见微笑的爸爸,内心简直感激他给我解了围。

嘛不过……看老爹气鼓鼓的样子,我就明白爸爸怕是又要睡沙发了。

从那以后爸爸就好像对睡沙发好像有种莫名的畏惧一样,尽管沙发其实很舒服。

三岁起就司空见惯这种事的我深深的明白,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在挑选家具时不仅要买柔软豪华的床,舒适的沙发也同样重要。因为你虽然买了床,可是往后睡不睡得着它还不一定呢。

对于清早起来看见老爹缩在爸爸怀里,俩人一块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我来说已经可以做到目不斜视自己去找奶喝了。

等到老爹起床惊恐的大喊“闺女你吃饭了吗你要迟到了!”时,我往往都已经背好书包准备出门了。

当然,除去各种不靠谱的时候,老爹在我心目当中一直是一个勇敢且坚强的人,也是我认为世界上最好的人。虽然他总是甜食摄入过量,经常酗酒,脾气也不怎么好,还经常使小性子,哪一点都需要我和爸爸惯着。

有时候我真怀疑我俩是不是投错了胎,他才该是小孩子(而我三岁就已经懂得很好的照顾自己不需要他操心了),难怪爸爸经常无奈的说“这个人啊,如果我不照顾他一辈子,他还能撑下去吗”这种话,当时还觉得老爹那么大个人了难道还不能照顾自己吗,现在想来恐怕还真是这样。

据说老爹生我时费了很大劲,因为他天生骨盆就窄,却怕对我发育不好而硬是选择了顺产,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撑下来的,那一定很疼――老爹一向都受不了疼的。爸爸告诉我,他当时守在病房外面,急得团团转却一点忙都帮不上(因为即使是魔法也是对生育没有用的),老爹最不会叫疼,平时受点什么伤都是死咬住牙最多哼唧几声,生我时却直接大喊大叫了,还一直喊着“Loki你这个混蛋出来我一定要阉了你!”,爸爸毫无办法急得焦头烂额的只能顺着他的话“是是是,阉了我阉了我!”,可见着实很疼。

老爹似乎是娇生惯养长大的,平时在后花园里和我刨土挖坑都要因为天太热了而抱怨,因此我很是惊奇他是如何成为钢铁侠的。

我知道他这个人,一向责任心重,还总是好把各种事情都揽到自己身上。也听说过他先前是有很多队友的,只是我一个都没见到过,唯有Peter哥哥经常过来看望他。老爹是很喜欢Peter哥哥的,我不知道生我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仅凭他的队友七年都没来看望过他一回就让我很是恼火。

老爹虽然从不谈这些事,但是我能知道他很想念他们(从他经常抚摸那些合照就能看出),而他们不会不知道的――既然是朋友,是队友,又怎会不晓得一方的思念入骨?

大概唯一的一点解释,就是他们根本就没拿老爹当过可亲的朋友和可敬的战友吧――也未可知。

因此我到现在对那帮超级英雄的印象还是好不起来。

然而老爹却是挂念他们的紧。

有一次Peter哥哥似乎有什么要紧事,急着就赶过来了,见到我也只是摸了摸我的头然后就一脸焦急的去实验室了――咳,老爹给了他最高权限,这可是我都没有的。每次听见Jarvis喊“抱歉小姐,Sir正在工作”就知道他又不吃不喝而我却不能直接把他拽出来时,就恨不得叫爸爸回来一趟,真气人。

其实爸爸似乎不怎么待见Peter哥哥,因为老爹每次都和他在实验室一聊就是好久,Peter哥哥走时总要拿着老爹送他的新装备,脸红扑扑的。爸爸简直贼烦他,却毫无办法,只能每次恨得牙痒痒的念叨,“怎么半路突然就杀出这么个穿着红色紧身衣的小混蛋!?”

其实我蛮喜欢Peter哥哥的,每次他过来都会给我带一点小礼物然后和我玩(虽说不超过十分钟就会左顾右盼的问“Mr.Stark呢?Rosa¹甜心,你父亲在哪里?”),我真不明白世界上居然还会有像爸爸这样小心眼的神。用老爹的话说,Peter哥哥也就是个小孩,能怎样啦,爸爸还每天像防外遇一样的防着他。老爹根本不是那种人嘛!(不过通过以前老爹沾花惹草的状态来看也…说不定……)

不过老爹和爸爸的感情一直很好的,我几乎没见过他们吵架(除了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破事),老爹比较难缠的一点大概就是喜欢硬撑,受了伤说什么也不肯去医院。

前些日子他刚从一栋大楼里救下了一堆被恐怖分子劫持的人质,自己却在最后关头因为电力不足在离地还有十几米的时候摔了下来。虽说Jarvis开启了紧急装置,也有盔甲护着他,但老爹仍旧伤的不轻。

爸爸当时刚好回神域了,听见这消息以后吓得要死,立马就飞了回来。那会儿老爹正躲在大厦里不肯去医院的闹别扭――尽管他腰上整个一片儿都青了,还一直哼哼唧唧的躺床上喊头晕。

爸爸回来之后不由分说的就直接去了老爹的卧室,我躺在客厅里也懒得搭理他俩――反正爸爸总有办法的,我可是说不动老爹。

于是我心安理得的躺在沙发上看电视,不出我所料,果然没过一会儿就听见老爹在楼上嚎“不不不Loki我不要去医院我不要去!!!我一会儿就好了嘶――好疼啊你别碰那!!”。恩,我有必要说一下,无论是Stark大厦还是我家里,消音功能都是一级棒的。但是我真的没办法阻止老爹的魔音贯耳。

老爹嚎完之后就没了动静,我猜可能是暂时不疼了。

后来发现我想错了。因为没超过十分钟爸爸就扛着老爹下来了,我象征性地挥挥手表示知道他们要去医院了,就看见老爹眼泪汪汪的盯着我,衣服被撩了起来,露出腰上那一片可怖的青紫。

这种状态分明是疼得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爸爸的心情也很不好,走过我旁边也只是点了点头让我照顾好自己。然后就扛着老爹走了。出了大门没几步我还能听见他沉着声音威胁老爹“我向你保证Antony,你再敢动一下,今天就住在医院里吧。”

为了任务而受伤这种事已经不止一次发生在老爹身上了,爸爸很担心,因为他不可能随时随地都在,也不可能随时随地都保护老爹。所以他能做的只有更加细心也更加认真的去帮助老爹升级盔甲,希望自己不在时那堆看上去威风凛凛的铁片能护他爱人周全。

我先前说过,他们是不怎么吵架的,我的双亲一向都为人随和。而他们的每一次争吵(无论大吵还是小吵)无一例外都是为了老爹在战斗中受伤这件事。

似乎曾有一段时间(实际上是在我出生前)老爹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伤的很重,刚好那时爸爸又不在。回来后爸爸非常生气,把老爹在家里关了一个月希望他好好养伤――这当然是行不通的。因为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是拦得住他的,我知道。无论是思想理论还是实践能力,他就是有那种本事。

前不久,Peter哥哥过来找老爹,连续来了好几天,似乎有什么要紧事。所以老爹那两天才总是愁眉不展的,黑眼圈也比平时重了几倍。爸爸也摆出一副冷淡的态度,脸上就差写着“无需多谈,我不同意”这种句子了。吃饭时冷场几乎成了惯性,搞得我也很抑郁。

当时我还不知道是什么事,然而就在我们一家人决定要去BLACKBERRY农场²度假的前一天晚上,我的双亲终于爆发了有史以来最激烈的一次争吵。

当时正是半夜,我就躺在自己房间里的小床上,瞪着大眼睡不着。老爹和爸爸的房间就在隔壁。为了夜晚能在我有需要时更方便的照顾我,两间屋子连通的那堵墙面并没有被设计成隔音墙。

“七年来那群笨蛋都没再找上门³――”我先是听见爸爸的冷笑,“又是谁给你的信心让你觉得他们还值得你的帮助?!Peter吗?”

“听着Loki,我们曾经是队友,”然后是老爹烦躁的声音,“哪怕不是朋友,仅仅是队友――我也要去帮他们的…你晓得么?这……”

我于是明白了这件事情的原委,大抵是和老爹曾经的那帮队友有关的。

我于是心中越发的愤怒起来。爸爸说得对,Stark大厦从来没有拒那帮人于千里之外过,老爹的心里甚至也是常常挂念着他们的。可他们既然七年来都没回来看过老爹一次,那么这个曾经的“家”(老爹这么说)对他们而言于何种地位也就很明了了罢。

“受人滴水恩,应当涌泉报。Loki,大概你不懂这种道理。但是于我而言,他们是的的确确的朋友,也是曾在我最无助的时候帮助过我的人。所以无论之前我们有过什么分歧、或是什么意见不合的地方,我依旧打心底敬重着他们。因为我们所怀的不过是同一个愿望――无非就是希望,天下太平罢了。”

“现在他们有难了,我怎能不帮呢?”

以上是老爹后来的原话。

这话瞬间使躺在床上的我辗转反侧起来,诚然我才七岁,然而老爹却是从小教过我的――别人可以不君子,自己却是万万不能当小人的。

我简直要为自己刚才那些偏激不理性的念头而羞愧脸红了。好在这是我自己的房间,现在又是半夜,也没人会看见。

因而我也知道了,我的父亲,原是那样好的一个人,值得这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来与他相配。

使我很骄傲的是,直至那天我才终于了解了我的老爹――那是Tony Stark,是钢铁侠,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英雄。

他所富有的精神是独一无二的。

于是那次争吵与理论一直进行到半夜,最后不出我所料的以爸爸的妥协为圆满结局。

隔天大清早起来就看见爸爸愁眉苦脸一脸阴沉。都不用去问就知道老爹肯定还躺在床上起不来。

中午我放学回家时老爹才起,揉着我的头发告诉我他有事外出,还保证他一定会在我放假前赶回来,我放了暑假后我们全家就去BLACKBERRY农场度假。

我吐了吐舌头表示知道了,其实并不在意。一旦老爹做出有关时间的承诺,那是“绝对”不可信的。

不是说他不值得信任,而是我知道他的时间的确很紧。我还记得上次他答应带我去吃冰淇淋,结果我在学校门口从四点一直等到六点他才飞过来,一脸慌张的给我道歉,说他出任务去了。

别人的时间就像海绵里的水,肯挤总会有。可他的时间却像渗在岩石缝里的海水,带着无尽苦楚,用自以为是的外壳小心的利用保护,宁愿多分几个钟头花给别人,却无论如何也多挪不出一点时间给在乎他的人。

不过好在老爹已经很懂得这一点了。上次和我进行“周谈⁴”时他就告诉我,以后会尽量多的陪我,减少外出的时间(说真的我一天大部分时间在学校,真的很难见到他)。

我想我大概永远也忘不了老爹那天的表情。

“我早该意识到这点的――正是因为缺少对你们的关心,我才会――唉,上次,我失去了Friday。”

“所以Dolores,我绝不会再失去你。我也不愿那样。”

唉,Friday姐姐的那次事故真的让老爹对这种无力感恐惧到近乎崩溃了。

不过我从来没有怪过老爹的。我明白,这都是不得已的。

谁让他是英雄、救世主呢?

能力越大,责任越大。这正是他教给我的。

老爹总是喜欢把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只有爸爸才能用正确的方法解开他的心结。可无论有多少人指责他、憎恨他,我都永远是他的女儿,永远爱他。无论如何,这一点总不会变。

说起爸爸对老爹那种开解,我一直怀疑是不是有魔法的缘故在里面,也一直想知道――说来可笑,我虽是神的女儿,却没有神的能力。

爸爸作为一个“恶作剧专能神”,通常会不分场合不分对象的胡闹,这一点和老爹不同。我可是经常费尽心思给我的朋友们解释有时候女孩们突然被掀起的裙子和男孩们突然被扒掉的裤子是怎么回事。

而我的责问对爸爸又毫无作用。只有老爹才治得了他。

因为忙的缘故,老爹一般没时间陪我玩,所以在我上学的年龄以前(老爹在我上学后才发现要和我多交谈),大部分时候都是爸爸陪我在花园里刨土挖坑

然而三岁之后我就再也不让他陪我了。

因为我发现他实在太多事。

当我三岁的时候,是格外喜欢在花园里的绿草上打滚的。因为无论滚的衣服多脏,即使花草被连根拔起,爸爸都能瞬间使它们恢复原样。

而我尤其喜爱在草地上铺上花格子布,坐在上面玩我的人偶娃娃,那些脆弱的需要保护的小东西往往经不起一点碰撞,基本上只要落地就会碎。爸爸会和我一起玩,我们对话往往是很开心的。可是――要是他想和我换娃娃玩,而我不给他,那事情就会很麻烦了。

例如我还记得――

“Rosa,把你手上的那个Cinderella给我,我们换着来。”爸爸这么说。

而我回答:“不!Cinderella一定要呆在我怀里!”

然后爸爸登时就显出一副委屈的神情来,宝石一样的绿色眼睛也眯了起来――恩,即使如此,我还是得说,我爸爸的脸真是世界第二好看的(第一是老爹)。顶着这种脸撒娇的人一定能无所不得的。

“哦我的甜心――”紧接着他用一种讨好的、使人无法拒绝的声音喊我,“我给你这个Madame de Pompadour^5,我们交换。你瞧她!多美啊!像你一样――你这可爱的蜜饯水果!”

我于是郁闷了,我实在很喜欢自己手中的Cinderella,但是爸爸这种口气简直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还以为撒娇只是老爹的特权!却不想我的双亲居然都会!

爸爸对娃娃的热爱简直比我还要偏执。老爹给我买的娃娃除了限量版和绝版以外,为了怕我弄坏以后伤心,普通版的每款都要买起码两三个,于是这两三个中的其中一个到最后总要在爸爸的软磨硬泡之下莫名其妙的就跑到他房间里去了。我都怀疑是不是他小时候都没有娃娃玩(虽然他告诉我他只是对这种小巧精致的东西感兴趣)。

本以为家里麻烦的只有老爹一个人,现在看来,我的双亲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不然也不会走到一块去了。

然而,虽然爸爸如此难缠,可是老爹说,他也已经改变改变很多了。

我是听说过的,爸爸在神域时,或在地球上还未和老爹在一起时,其恶劣程度比起对我可是要超出太多了。

但是,和老爹在一起后,爸爸就收敛了很多。起码和老爹一起出任务时,不需要老爹叮嘱就会自己去救下那些身处危险之中的人们。爸爸也自有他的可爱之处哩!

而且,就是因为他们身上这些大大小小的优缺点,我才格外的爱着他们啊!

是人总会不完美的――这是老爹教我的。没人会想做一个完美的人。

他们是如此伟大以至于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放弃去支持他们并且爱他们。

旁人的目光都是累赘,我不知有多希望那些不了解他们的人可以停止对他们妄下评论。

老爹说,在很久以前他遇见过一位小姐^6――当时他问她。

“小姐,你说,人死后一定会上天堂的吗?”

我不晓得那位小姐是怎么想的,竟会做出那样残忍的回答!

“是的,先生,不过我看――大概你够呛。”

我是不难想象老爹当时的心情的。然而我始终无法理解,到底为什么会有人会为了纠结心中那份可怜无用的对错而去怪罪那样好的一个人?

我的老爹,我的爸爸。他们都是英雄,是确凿无疑的好人,毫无疑问的。

富有的是精神。

而我爱他们。

好啦,感谢你,读日记的人。感谢你肯阅读到这里。

今天是我们家在BLACKBERRY农场度假的第三天,暂且就先写到这里吧。

以后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写日记的机会了――当然,如果十年后挖出这本日记的是我本人,我还是会很开心的!

我是钢铁侠Tony Stark和神族之子Loki Odin的女儿,Dolores ·Stark。

感谢你阅读至此。





*
“Friday,你在哪?在做什么?”

“在挖东西啦,爹爹!”

“你已经十七了,怎么还是没事就喜欢往花园里钻啊……”

我背对着老爹吐了吐舌头。

“我就乐意嘛!”







――――――――――
1:这里是多洛丽兹的小名、昵称,最早由Loki称呼。
2:黑莓农场是美国最大最有名的田纳西农场度假区,规模属五星级酒店,非常值得一去。
3:本话改自《蜘蛛侠:英雄归来》预告片,个人杜撰(理解)里面所说的“笨蛋”是指复仇者们。
4:个人增加的设定,“周谈”即Tony总认为自己不够关心女儿,因此每周都要和多洛丽兹进行一次例行谈话,时间不定,内容丰富不限。
5:Madame de Pompadour即蓬帕杜夫人,娃娃名。该玩偶与上文的Cinderella(辛德瑞拉)均为著名奢侈bjd品牌Enchanted Doll家的娃娃。
6:这里是私设,详情可以去看我的另一篇文《流浪记》,下面的两句对话均选自《流浪记》。
地址:http://yililililili.lofter.com/post/1ead3a98_ea2f3e5

评论(4)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