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理

这是一条突然失去了梦想的乘客

〖虫铁〗一个A装O的小脑洞

在空间里看到的!!!我特别喜欢!!!说的是a装o去勾搭a,屋门一关喷一屋子花露水就嗯嗯啊啊的在那叫,然后对方上手了就脱裤子问兄弟拼刺刀吗,嘿嘿嘿

我想的是虫铁双a,虫一直在学校里装o,一个月请半个月的假去做纽约好邻居顺便悄摸摸看看另一个平时见不到的a,请假的理由你们都懂吧啊哈,就这样成绩还超好,于是终于某次铁来他们学校做演讲,俩人一下子对上眼了。铁于是邀请虫去公司实习,意在培养对方顺便身边当个小助理好好养养眼,虫那天简直下了十倍的力去喷o专用的信息素,怨不得铁会被吸引。一方面是因为不喷浓点他自己的信息素就露出来了,他肖想了对方将近十年,青春少年的每一个春光旖旎的午夜都是在脑海中想着他度过的,平时也只能在背地里偷偷的去看他保护他,真害怕见了对方第一面就克制不住了,所以另一方面的原因也是为了吸引他,甭说社会上,光学校里想着他的人就少不了,不使出浑身解数可怎么到的了手啊。

因为小荷兰的身材是属于那种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所以铁看虫的时候就觉得白白净净好生腼腆礼貌的一个小孩,接触多了天天闻那信息素腿都快软了,说两句小孩就脸红,所以也从没怀疑过。特别是虫太会装了,那柔弱劲儿装的公司里一大帮o都主动去和他做朋友关心他。

俩人一来二去见面机会多了,铁闲的没事就好逗虫玩,时间久了就感觉对方都像有那个意思似的,但是铁还不敢确定,就一直吊着,毕竟对方在他眼里还是小孩儿似的,万一人家没那意思自己可多尴尬。

他这磨磨蹭蹭的可把虫给烦的不轻,好几次眼看着就快上手了,结果铁又把表白心意的话咽了回去换话来试探,虫因为装着害羞腼腆也只能以话推话,结果好几个月过去了俩人关系还是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

不过机会嘛,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而且这东西说来就来,可遇不可求。铁公司是不定期办聚会的,正好月底某天新进来了一水儿的实习生,人都有爱美之心,铁看着那帮小年轻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即使是纯属欣赏他也挺喜欢这帮小孩的,尤其比较享受他们对自己的赞扬……虫在旁边看他把注意力都移到了那帮学生身上,简直恨得牙痒痒,但他又没有办法,只能眼睛一错不错的盯着对方。铁注意到了虫的视线,于是为了试探对方,他特意开了场聚会说是为了款待这帮学生。

年轻人总是追求热闹的,聚会上大家都玩的很嗨,铁因为有心试探所以当着虫的面勾搭这个调戏那个的,简直把他气的恨不得脱了裤子就狠狠地治上对方一顿,在少年无数个春夜的梦里,把对方就地正法的画面可不少,但众目睽睽之下即使他再想干点什么也只能忍了。

俗话说,人就是被逼出来的嘛。虫烦着烦着,眉头一皱,计上心头哈哈。于是他故意跑到铁面前去敬酒,有意的把勾搭铁的人都隔开,铁本来见虫坐在远处一直不动还挺郁闷的,寻思着难道自己真的误会了?结果虫这一举动喜得他心里一跳,觉得自己有戏,于是也抛开他人攀谈起来。结果喝了没两口虫就嚷着热啊不舒服啊,问铁有没有空余的房间,铁挑了挑眉说有啊需要我带你过去吗,虫红着脸说不用,强撑着身子就过去了。铁一看这样心里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再一看小孩儿走路摇摇晃晃的,于是过了一会儿就嘱咐大家好好玩,自己紧跟着离开了。

虫那边一进屋就脱了上衣然后开始满屋子喷信息素,算计着时间听到铁的脚步声了就赶紧上床盖上被子,只露着脖颈和一小块后背,嗯嗯啊啊的乱叫起来。铁那边还在门口犹豫着想进去还是不进去,如果真是那什么期的话o是少不了人照顾的,那屋子空空落落的连杯水都没有,o如果这时候缺水后果是很严重的。但是进去吧又不太好,他自己那么喜欢那个孩子,万一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可怎么办,那不是趁人之危吗。挣扎了半天,听见里屋小孩儿短短的呜咽了一声,因为a在上学都会学习怎么照顾伴侣的,其中包括o难受了缺水了快死了分别会发出什么声音也都接触过,一听这声感觉要坏,也管不上唐不唐突了,推门就直接进去了。

“peter……你还好吗?”

结果一进屋就懵了,满屋子信息素都快能生出花儿来了,小孩儿躺在床上,即使只露出了一小块皮肤也红得要命,铁在心里后悔怎么就没打了抑制剂再来,但这会儿子也顾不上了,于是他强忍着走到床跟前,试探着轻轻去碰了碰年轻人的后背。

结果那手不过刚一放上,虫就猛地起身抓住了他的手,然后发力一下子就将人压在了床上,看着身下这个自己想了十年的人不敢置信的表情,满脸笑意。

“你好啊,先生。”

铁被那满屋子信息素简直熏的缺氧,憋的脸都开始发红了,他脑子甚至反应不过来虫这是怎么了,于是只能眨着眼试探性的开口。

“p……?”

那一个音节发出来后就再没有了后面的声儿,虫在心里简直快笑飞过去,瞬间就觉得轻飘飘的快上天了。虫喷的那满屋子的信息素是具有迷%情和致人眩晕的效果的,他自己事先服了药所以没事,铁啥都不知道就进来了,可是给熏的不轻,到最后都只能勉强认出身上压着的那孩子,他浑身都软趴趴的也没啥劲,被人办了都是轻而易举的事。但他骨子里又带着那种不肯服输的劲儿,脑子里平时猜十分现在只能猜出三分,于是使劲儿扭着来虫身下挣扎。

但是谁知道那小孩儿劲儿那么大,铁身上又没力气,挣了半天都挣不脱,最后只能红着眼哄他说peter你先放开我,心里却想着等我起来了再治你。年轻人搞鬼搞得倒挺实在,好容易到手了怎么可能放开,再说铁那点小心思还不好猜吗,于是微微一笑说先生不如这样,我们先办完了事我再松开你,我说话算话。

铁一听就懵了,办啥事儿????紧跟着视线往下移,一看小孩儿裤子里鼓鼓囊囊那样就明白了,谁没办过事呢。捣鼓了半天他累的了不得,干脆也就随遇而安了,寻思着算了好歹自己这还算是两情相悦,等日后再收拾这小子也不迟,装o装的倒是像,但是骗自己这笔账迟早要算。

结果虫一脱裤,本来不挣扎的铁立马又想跑。

我擦不是我不愿意啊你那玩意儿进去我真能没命啊a那地方本来就不是干那啥用的,你这是要捅死我啊!!!

可惜再大苦也只能在心里慢慢哀嚎,虫哪管他心里想啥,两只手一抓就把人抓回了床上,慢慢笑着亲了上去。

后头的事……恩……你们都懂啦!!!

他妈的,神仙剪辑

休止符:

怒气值点满的学弟VS撒娇小能手的学长

【所有动图开放授权随意保存转载,请注明出处】

看这个天使啊你们!!!

杜青木香:

@一理 理宝的点图!!
p2是壁纸版

哇啊我来啦!
虽然致力于上热评但是看到自己的文字能被人喜欢感觉真是太好了\(^▽^)/!

RDJ的翘臀:

“假如你死了,我会觉得那是我的责任。”
“不,先生,假如你无法爱上我,那才是你的责任。”

在B站虫铁视频评论里看到的一句话,戳到我了!虽然视频很虐。番号av23506105
图来源网络
侵删

轻微剧透

今天刚刷完,发现了一个很甜的地方
不知道同志们都是看的哪里的翻译,但是我这的翻译真的……很神奇!!!
就是虫,铁,史传奇刚和银护见面的时候引发了误会,然后星爵挟持了虫,对铁说“告诉我灭霸在哪不然我就打爆他的头”
然后你铁大眼一眨,踩着德拉克斯,一脸严肃的说“好啊,你敢动我的人,我就杀了他。”
虫宝宝又惊又喜
我靠诶Stark先生说我是他的人!!!
这是不是说我们可以make love了???
要几个小宝宝好呢!
Stark先生以后就要改姓Parker啦!!!Tony Parker这个名字太好听啦!!!

咳……总而言之,这个字幕做的我很心悦!
“我的人”诶!这话真是令人太惊喜啦!!!

〖虫铁/脑洞〗重生

前排艾特 @小随是只狼。 太太!!!我爱她一辈子!!!灵感来源于太太的画作!








……




当战争突兀而起时,城堡里仍旧是一片欢声笑语,直到前线骑士快马加鞭来报,都没人能清楚的意识到发生了什么。

Tony霍然起身,步履惶急地走下王座,华贵的长袍在肩边堪堪滑下,而他甚至来不及伸手去整理一下,直到Peter从地上拾起,重新披到他的肩上。

大厅里是全然的沉默。

“是谁?” Tony略略低头,看向单膝跪地的骑士,迫切的想要知道是谁在侵犯他的国家。

“殿下,最先沦陷的是东方的牧原……”

Peter微一抬眼,赶忙去扶脸色苍白的王坐下。

东方有什么不言而喻。在这荒野上最强大的国家恰巧就坐落在这北方小国的最东方,那是希娜女神的领地,它的统治者则是女神之子,Loki。

来自强国的侵犯就和闹着玩儿似的,Tony不过领导着一个微不足道的北方小国,说没,也就是瞬间的事。




……




Peter着迷的看着骑在高大马背上的男人。

他英俊潇洒,是一国之主。

Tony没有侵占他国的野心,或许不是个合格的君主,但他从来不是个胆小懦弱的人。当他的子民受到侵害时,他会展现出自己真正强硬的一面来,不留余力的反击回去。

Tony为了国家而战,骑士团们不过为了Tony而战罢了。

强盛的国力和富足的生活只能保持一时的稳定,只有为民而战的精神才能保证一个国家的长治久安。

Peter从未像现在这样如此渴望过他的王。




……




“据说希娜女神云游四方,而找到她的人可以实现一个愿望。如果你能见到希娜女神,你会许什么愿望呢,孩子?”

“不过是神话罢了,先生。我想我这辈子也见不到女神了。”

在这性命攸关的一刻,鬼使神差的,Peter想起了以前在城堡里与Tony的对话。

彼时Tony派去与神之子Loki和谈的使者刚刚回宫,而他就在后花园中与他的王亲切而快乐的交谈着一些无关紧要的戏语。

Peter这辈子永远忘不了的三个画面,一是Tony亲自出征时在马背上的英姿;二是Tony被一箭射中心脏后的微笑;三则是在那个带着无限暖意的午后,Tony沐浴在阳光下的侧脸,以及嘴角带着那点戏谑的弧度。

“如果你能见到希娜女神的话,你会许什么愿望呢,孩子?” Peter猛地回神,就发现Tony正友好的注视着自己。

Tony嗓子沙哑,嘴唇干裂,穿着银白色的盔甲,手中所持的剑鞘泛出无限冰冷的光,却衬得他蜜糖色的眼睛无限温柔一般。

Peter看着那双眼睛,其实想说,那是假的,都是假的,女神是有个儿子,可把我们逼到绝路上的正是她的儿子。世界上不会有神,否则,她为什么不来救救我们呢?

然而这番话到了嘴边不过打了个嘟噜,最终还是冒烟儿了。

“我会许愿你不再受伤,”Peter深吸了一口气,“许愿世上永无战火。”

Tony定定的看了年轻人一会儿。然后他突然笑了。

在落日的余晖下,这个笑容足以让人忘却时间的流逝,尽管他身上还有很多已经发黑的暗红血迹。

“好了,孩子,”Tony跳下马,右手作剑状,轻轻地拍打了Peter的双肩,完成了一个简易却隆重的授封仪式,“现在你是我的专属骑士了。”

Peter呆愣的听着那句话,脑中的回忆如同走马观花一般自动播放了起来,那一瞬间他根本控制不住眼泪掉落,却笑得很开心。

然后他听到Tony冲着夕阳,轻轻的许下诺言。

“这是我的王城,这是我的子民,我将守护他们,直至迎来死亡。”




……




人这一辈子一定会有一次最绝望的时刻。

Peter曾经以为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战败后沦为奴隶。

可是现在,更坏的结果出现了。

他眼睁睁看着那只带着银色锋芒的剑刺穿了他此生挚爱的心脏,看着他高大的王从马背上狠狠摔落。

Peter冲过去,眼泪像断线的珠子般滴落在Tony的脸上,倒像那躺着的人在哭泣一般――然而他不可能再有眼泪了。那支尾部带着女神
像的箭矢一下子就要了他的命,呼吸停止只是在那一瞬间的事。

Peter抬起头,恶狠狠地盯着放冷箭的人的方向,前方战事吃紧,这年轻人甚至来不及安息他的王,便从背后抽出箭,射中了敌方的弓箭手,一击毙命。

而后他小心翼翼地褪下了Tony胸前破了一个洞的盔甲,郑重的穿上了。

他的王长眠于旷野。

所以他将穿着这身衣服,感受对方曾经的心跳呼吸,代替自己的王去征战沙场。




……




没人知道Peter走了多久,又去了哪里。

Tony死后,来自东方之国的侵略便停止了。骑士团们几乎全灭,只回来了百十个人。

国不能一日无君,王国的既定继承人是Pepper,她是Tony当着全国子民的面亲自钦点的下一任女皇。然而战争停止后,她却不愿意立刻即位,而是一直以继承人的身份去帮助在战争中受到损伤的人们重建家园。

所有从前线归来的骑士们,都在修养好后被Pepper叫过去密切的交谈了一番,其内容无外乎是关于Peter和Tony的行踪。

然而没人能答得出来。

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但他们共同看见的画面,是Peter抱着尸骨未寒的王上了战马,然后一路向东奔去。

夕阳渐渐下沉,天边余晖早已散尽,年轻人身穿银色铠甲,周身泛出冰冷的光。他怀中紧紧抱着刚刚死去的爱人,并在对方额头上烙下虔诚的一吻。随即缰绳挥打,草原上传来马儿的嘶鸣,Peter双腿夹紧马腹,一骑绝尘,向着东边的天际,远远奔去。

Pepper听了只是笑,带着暧昧,又不置可否的笑。

然而她还是在心中祈祷他们归来。

因为在此前,她早已在殿中对神明发过誓。若Tony尸身一日不归,无法以国王之礼下葬,她便一日不加冕。

假如这是爱,那便一直爱下去吧。




……




“你来求我什么,凡人?”

Peter抬起头,直视着王座上那个蔑视一切的神之子。

“我来请求您医治好我的爱人。”

随即他又低下头,搂紧了怀中因为连日奔波而早已冰冷僵硬的那个身躯。

金碧辉煌的内殿悄无声息。

良久,Peter才听到了一声嗤笑。

“死者不可回生,这道理你也懂。我纵使是神,却也没法行使逆天之术。还有,半大点的孩子也谈情说爱,你凭什么认为我会救他?”

Peter再度抬头,眼中满是坚毅。

因为情。

心中有情,面子上才会抵挡不住的流露。

“因为您的善良与大方,您的慷慨与仁慈,希娜女神的恩泽遍布四方,凡她经过之地,百姓们总会祈求和平与财富;因为您是女神之子,是我们敬仰的神明。我们所有的希翼或绝望都来自于您,我愿献上我的生命作为报酬,来祈求您拯救我的爱人。”

Peter从来细心。所以他忽略不了自己抱着Tony进来时Loki绿色双眸中闪过的惊讶与痛苦。那种晦涩不明的感情尽管很隐蔽,但却无论如何也瞒不过一双具有同样感情的眼睛。

“你很聪明。”

Peter听到回音在空荡荡的大殿里回响。

“但我无法使他起死回生。这世界上有这种能力的只有我的母亲,可惜她云游四方,就连我也并不知道她的去向。”

Peter一愣,似乎完全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他看着怀里越发冷硬的身体,知道无论如何也不能再等了。

Peter于是起身,朝王座上的神之子行礼,以表示感谢。

他小心翼翼的抱起他的王,转头走出殿外,腰背挺得笔直。

“若你把他留下,我可以保他尸身不腐。”

身后传来神之子的声音。

Peter没有回头,也没有停下脚步。

“我母亲,大概朝着更东方去了。”

Peter于是立在原地,转过身去,朝王座上的那人深深鞠了一躬。




……




Peter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身处何方,离自己的国家又有多远。他又累又饿,嗓子几乎干得冒烟,却不能停下步伐。

他其实很想休息,但他不敢。

他必须一刻不停的驱赶围绕在Tony身边的苍蝇才行,这些讨厌的蚊虫处处都有,有时甚至会飞过来一两只乌鸦妄图啄走Tony身上的肉好饱餐一顿,好在Peter一个不留的将它们都射死了。

途径一个草肥水美的山庄时,Peter实在撑不住了。

他跪在一条小溪边鞠水喝,顺便给Tony洗脸,并四处张望着希望能看到一个小木屋。上游的水直接从山泉流下,甘甜可口,喝下去后让Peter感觉整个人都复活了。

年轻人都是爱干净的,而Peter天天赶路,已经不记得自己有多久没洗澡了,他仅有的或被施舍的那些水几乎都用来擦拭Tony的身体了。

如今这清凉的水让他忍不住想要跳进溪流里打个滚儿了。

然而这是上游,难保下游不会有需要用水的村庄,所以Peter只能用手捧起水来略略的清洗一下自己的身体。

他将Tony的身子慢慢的放下来安顿好,便蹲下身来准备脱衣服了。

可腰带都没来得及抽开,一袭白色葳蕤的拖地长裙便首先闯入了眼帘。

Peter忍不住微微瞪大了眼睛。

他抬起头来。




……




希娜女神的眼神中带着怜悯。

“是我的儿子侵犯了你们的国家。”

那声音空灵而又遥远,仿佛来自天际。

“作为补偿,我可以实现你的一个愿望。”

Peter费力的眨着眼睛,想要看清楚女神的容貌。但女神身边仿若有一层金色的光圈一般,将她围住,让人看的不甚真实。

“你想要什么呢,年轻人?”

能得到希娜女神承诺的人,都是上三世修来的福气。然而Peter却记着,她没有道歉。

女神只是悲哀而又怜悯的看着Peter,仿佛能从他的身上看到一切饱受战火纷扰的人,但却没有为自己儿子野蛮无理的侵犯道歉。

神从不会向凡人道歉。

Peter的泪水早已在奔波的无数个日夜中干涸,但在此刻,心底的生命源泉使他的泪水如同宝贵的珍珠般再次源源不断的从眼眶中涌出。

“我想向您祈求,”Peter将Tony紧紧搂在怀中,“愿我的国家再无纷争的战火,我的子民能够生活富足。”

然后他抬起头,看到的便是希娜女神讶然的表情,这属于鲜活人类的表情是如此清晰的展现在女神的脸上,以至于显得格外诡异。




……




Pepper在城中等了三年。

整整三年,她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了。

国家缺少一个君主,最近人们要求她立宪加冕的呼声越来越高了,而她仍旧还在心底执着的等待着那两人归来。

Pepper其实没什么别的想法,她不管Peter将Tony带到了哪里去,而他们再次归来时又是何种模样,她只是想以骑士团的最高荣誉嘉奖Peter,然后将Tony以国王之礼风光下葬。

可这日渐一日的等待并没有什么作用,派出去寻找的骑士们次次都是无果而归,愁的Pepper已经满头青丝白发相互掺杂了。

于是Pepper叹了口气,终于决定了。

这个国家不能再等了,她还需要培养下一任的接班人。




……




“殿下,城门外有异!”

“什么人?”

“是一个年轻的骑士,穿着我们骑士团的衣服!”

Pepper心里一动。

“隔着桥问问他,叫什么,家在哪――还有,多注意些,看他有没有带着别的什么人。”

“是。”那骑士便领命去了。

不过半晌的时间,却急得Pepper根本坐不住,她起身在柔软的地毯上来回踱步,想借此来缓解内心的紧张。

会是他们吗……

“殿下!”

Pepper差点就尖叫出声了。

“快说!”

“他说他叫Peter Parker,是从最北方来的,还说他以前就在骑士团里,为国王服务。”

Pepper的只觉得指尖都在克制不住的颤抖。

“他还带了什么人吗?”

那单膝跪地的骑士显出了点迟疑。

“有,他的怀里抱着一个孩子,是黑色的头发,约莫两三岁左右……”

Pepper终于捂住脸嚎啕大哭了起来。

自Tony死后她便再没有流过一滴眼泪,如今却怎么也控制不住了。她一边痛快的哭着一边指挥在一旁吓呆了的骑士去迎接城外的两人进来。

她知道这三年的苦日子终于熬出头了。

一切等待都是值得的。

他们回来了。

想起了很早很早以前写的一个小故事
已经忘了是几几年的了
但私以为这个小故事确实是我所有过的作品中最喜爱的一篇

能有这种生活的话
就真的太好了

【贾尼】论婚内勾引的可行性(上)

注:梗来自阿年宝贝,我只是个开车的,终点站大概是人民医院,路上搞不好还翻了。新手上路,初学乍练没经验,还请大家多多包涵。一旦上车不靠站不停车,有卡刷卡投币一元,巧的是我今儿请客不要钱!【手动doge】
本人励志目标是不司机,不厨师,改做有机蔬菜检验员,争取让大家吃上良心肉、放心肉!【doge】
Ps:改了点设定,把作死的时间从怀孕前期改为怀孕中后期了,因为我没想到写孕中会写那么多……
欠了半年,写这么点破字还不够补偿我家宝贝er的
@阿年
【土下座.jpg】我错了!!!请原谅我!!!
还有就是,没校对,会有虫,请大家将就,以及帮忙捉虫!
因为这次生成图片的话是13张,没法全部上传,所以选择了链接的方式,需要下载,而且字比较小,字体诡异,希望大家不要计较!我爱你们(ღ♡‿♡ღ)!

链接
密码:y1f3

每次一看到这个就头疼……就卡在最关键的地方……
关键是卡了好久了……

我!我觉得我可以的!!!

要战胜自己呜呜呜

我一定会写完的,绝不会白打这些tag【doge】

然而当务之急是写完欠了年年将近半年的那篇……

等我啊同志们!!!

【汪周/关周】(脑洞)撒娇鬼

我……突如其然的一个脑洞

正在写,不过啥时候完工就有点难说了……

大致内容就是,汪苗是周巡的第三个徒弟,周队是队宠,善用技能――撒娇(不过他自己没什么意识),而且是撒一次你就甭想回血的那种,小汪来队里第一天和之前被周巡气走的他前任徒弟交接,人家很好心的给了小汪三条攻略

然后小汪中午去找周巡想请人搓一顿,结果人正在睡觉,然后就是阳光洒在身上啊各种言情偶像剧里男主对第一次见面的女主怦然心动的感觉(呸我在说啥)

蓝后小汪怂的不敢叫人起,犹豫了半天刚打算叫,人家关顾问就来惹,手里柃着饭,特别自然的就把周巡给叫醒了,小汪顿时懵逼,关键是这关顾问和他那新师父还他娘的关系很好的样子啊――我靠你他妈手伸进我师父毛衣里是要干啥啊!

关顾问:新人,得给个下马威(^-^)

于是就尴尬的站在那不敢动,周师父磨磨唧唧的吃完了饭才注意到那便宜徒弟,提醒了新来的小同志以后记得给自己带饭后两句话就把人打发走了

小汪预感:我接下来可能会变成饭管‵(+﹏+)′

然后就是各种周队撒娇的日常,和小汪的感情啥的也是迅速升温(不过还没到能打Boss的地步)

某次大家一起出门盯个嫌犯,为了不引起对方注意必须演的和平常人一样,于是周怼怼就各种买买买吃吃吃的住不下嘴,小汪是绝对拦不住的……

然后买没钱了还想吃,就去磨人小汪

小同志年纪轻轻的没什么经验,但竟然很神奇的抗过了他第一轮的撒娇

小汪:师父,你别吃太多了,等会万一要追人你别再跑着肚子疼

周巡:……唔。

于是转头就要叫老关。

小汪投降:哎呀您别叫……我给您买就是了
内心:行,吃就吃吧,大不了等会追人我跑断腿QAQ,狮虎虎还能关心关心我,买!

周怼怼于是成功获取糖葫芦,吃的可嗨了

这是小插曲

然后转头看我们关顾问的宠人方式

关宏宇:哥我早饭呢?

社会你峰哥:哦,蟹黄包只剩一份了,我给周巡拿去了。我那不给你带的馄饨吗,就你嘴挑。

关宏宇:………………表哥你好,表哥再见【手动再见.jpg】
小关同志内心很崩溃

然后还有其他的段子(比如按摩)就先不缩了,暗搓搓x

到时候再写,我最近欠的坑……有么点多……emmmmm